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FGO/ALL咕哒子/幼体化注意】糟糕,御主变成小孩子啦!①(玛修/玛丽&莫扎特/黑贞&黑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可爱!!!!

花卷咸鱼怠惰中:

【FGO/ALL咕哒子/幼体化注意】糟糕,御主变成小孩子啦!


 


 群口相声,all咕哒子系列,第一章写了玛修、玛丽&莫扎特、黑贞&黑呆


 


因为最近出的daddy系从者很多就忍不住写了这个沙雕玩意(


所以初心其实是想写大公咕哒和教授咕哒 但是写了半天居然这两位连出场都没出?


一切设定都是瞎编的,请不要较真啦w


 


◇糟糕,御主变成小孩子啦!①


 


01


 


——于是一切骚乱的起源就如同题目所述一目了然。


 


在某一个风平浪静的早晨,玛修像往常一样抱着芙芙走进御主房间喊她起床的时候,伴随着“砰”地一声环绕立体声伴随烟雾缭绕的特效,他们的御主藤丸立香就变成了小孩子。玛修眼睁睁看着一个年龄大约不超过三岁的橙发小豆丁拖着像个大口袋一样松松垮垮的睡裙蠕动着从被窝里抬起头来,蜜糖色的圆润眼瞳眨呀眨,对着她露出了懵懂又茫然的表情。


 


超——超可爱!!!!?


玛修捂住了心口,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按上了手机的拍照键。


 


至此,“御主变成了小孩子”这件事在还没到吃早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伽勒底。达芬奇带着医疗室的staff们打着“观察御主情况”的名号过来看热闹,装模作样地在小立香身上捏捏摸摸甚至扯了一下她耳侧扎着的小揪揪,直到小御主扁着嘴鼓起腮一脸不高兴的时候才笑吟吟地宣布:“哎呀,哎呀。放宽心,御主并无大碍,似乎只是由于灵子转移频繁而导致的存在不稳。御主她最近为了收集新的素材在特异点和伽勒底之间往返的次数太多了,而特异点的异常性影响了她自己的存在本身——用通俗易懂的说法,就像是由于月亮的圆缺会引起潮汐的变化一样。”


 


“前辈最近的确为了搜集新素材不停地探索新宿区呢······有时候一边殴打小混混一边嚷嚷着什么‘金箱子里掉红饼干也太过分了吧’之类难懂的东西。不、不过,都已经变成小孩子了,这已经是很紧急的事况了吧?!”


 


达芬奇推了一下鼻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眼镜:“既然已经回到伽勒底,御主的存在也会逐渐趋于稳定。大概等到一两天之后就会变回原样。”


 


所、以、说——


“趁这个大好机会,不要留点什么纪念品吗玛修~?·····拍好了的照片到时候请千万要记得传一份到达芬奇工房的服务器里哦~”


 


 


某个坏心眼的天才微微一笑,耳语着开始了对良家后辈的教唆。如果藤丸立香现在处于心智健全的正常状态肯定会跳起来把玛修一把拉开顺便瞪着眼睛对她大喊:“不要教坏我们家学妹啦变态达芬奇——!!”但是现实中却是“可惜没如果”。达芬奇和玛修凑在一边窃窃私语,向来乖巧的后辈此时表情变化连连,时而微笑时而脸红,还目光飘忽地围着缩水了的小御主打转。但是处于风暴中心的立香还恍然未觉,坐在床边专心致志地替芙芙梳理尾巴毛,偶尔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抱着芙芙对在场的人们露出一个甜呼呼的傻笑。


 


——藤丸立香啊·····原本就是一个老好人。不,仅仅用“老好人”也没法形容的积极、善良、脆弱却也坚韧的,人类中的人类。


曾经有别的人这样形容过御主吧。


 


不过在我心中。前辈的可爱之处已经远超人类的范畴了。在最初的时候向我坚定地伸出手。用温柔的声音说着“很痛吧?我会陪着你一起到最后的”。即使我是这样怯弱而不成器的亚从者,也一直一直一直坚定地信任着·····


 


“明明——就像天使一样啊。”


玛修轻声说。


 


 


02


 


 


“像天使一样可爱!!!!!哇——这孩子对我笑了呢!”


玛丽皇后围着小立香绕了几圈,蹲下身想捏捏她的脸,却又犹豫着缩回了手。莫扎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御主平时又不是没对你笑过,不要表现出一副没看过的样子啊,玛丽。”


 


“那不一样啦。现在的御主小小的、柔软的,看起来就像是布丁蛋糕一样可爱。”玛丽还是没忍住偷偷捏了一下御主的脸颊,在那个小姑娘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找凶手的时候假装自己没做过一样,一边笑着一边对莫扎特眨了一下眼,“阿马德乌斯你知道啊,我就是喜欢这些柔软可爱又闪亮的东西嘛。这是我即使被无数人指摘,也抑制不了的天性哦?”


 


裙子的下摆被轻轻扯动着传来哗啦哗啦丝绸摩擦的响声。玛丽一低头,看到原本坐在地上玩着玩具的小女孩冲她张开手,小声而模糊地说要“漂亮姐姐抱抱”。莫扎特在旁边笑的直不起腰:“御主小时候真是可爱。所以说这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颜控’?”


 


“不管怎么样,御主她要我抱而不是要你,总能说明什么问题吧,阿马德乌斯?”


玛丽弯下腰将小御主抱起来,将她稳稳地托在臂弯里,姿态轻盈而娴熟。从者低下头亲了亲御主的脸颊,她不知道害羞还是怎样地将额头埋在玛丽的胸前,耳朵尖上泛着玫瑰色的红晕。


 


“御主真轻呢。”


玫瑰一般精致而美丽的女从者小声说。她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平静的笑容,伸出手替小女孩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毕竟——她也曾经是一个母亲。也曾经屡次地从襁褓里抱起幼嫩的、比花蕾还轻盈的婴孩,或者在儿女们睡前说一声晚安之后亲吻他们的脸颊。


 


然而命运是如此反复无常。


 


 


属于末路王后的记忆如潮水般很快退去,现在从者的嘴唇边又是和她美貌足以相提并论的矜持又灿烂的笑容。御主在被她抱着轻轻摇晃的过程中已经睡眼惺忪,琥珀色的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低下头看了一眼,然后促狭地冲站在旁边的莫扎特笑起来,极小声地说:“看·····御主快要睡着了。我很会照顾小孩子吧?”


 


莫扎特很罕见地没有拆台也没有反驳。他耸了耸肩,说:“那你需要我给御主来点睡前音乐吗?比如说小星星之类。”


 


(然后弹了小星星变奏曲的莫扎特就把御主吵醒了。)


(然后御主咬了他的手。)


 


 


03


 


 


“哈哈哈哈哈哈哈变成了什么啊这家伙!人类的幼崽?简直就像软体动物一样!!”


房间内响起了过于刺耳的笑声。


和她同一宿舍的黑saber正坐在电视机前打游戏,转过头看了一眼,就不耐烦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嗤笑一声,又屈起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突击女,我说你——你不要一边说这种话一边抱着御主不放好吗——很没说服力的。”


 


“我、我才没有不放!我现在就把她扔到角落里信不信!!”黑贞德举起拳头恐吓似得冲着黑saber挥了挥,而后者干脆轻蔑地眯了一下眼睛,然后转过头继续搓着手柄。


 


然而还没等她像她所说的那样把御主扔到房间角落去,她的御主已经发挥属于孩子的惊人的主观能动性,顺着她的臂甲爬上来,然后坐在她的肩头,捋她的头发玩。


 


·····等等,御主这个动作——似乎和给芙芙梳毛的动作完全一致吧?!


 


“喂,你在干嘛啦小鬼!!?放开老娘的头发啊?!”


龙之魔女正要表现出与自己名号相称的破坏力来威慑一下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孩子时,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孩子”却自己送上门来,笑眯眯地亲了亲她的脸颊。


 “啾”地一声——带着湿乎乎的口水黏连的轻响,潮湿而温暖的触碰。


 


诶····什、什么嘛?!!


龙之魔女“腾”地一下站起来,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还把房门摔得震天响。小立香坐在床垫上看着嗡嗡作响的门板,琥珀色的瞳孔里一片无辜的神采。


她偏了一下头,对着黑saber指了指自己。


“我,把黑贞姐姐弄生气了吗?”


 


黑saber忙着打游戏,咬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敷衍着小孩子,含糊地说了一句:“放心,那个笨蛋很快就会回来了——说不定回来的时候还会去厨房给你拿冰激凌哦?”


 


——所以说,恐怖的龙之魔女之类的···完全是骗人的。


只是个很好哄的笨蛋村姑而已啦。


 


 


 


——————TBC.

评论

热度(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