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琅琊榜同人】【BG原女】归人(章十四)

然然更了,开心ヾ(❀╹◡╹)

亲吻长颈鹿的兔子:

我更新了!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虽然我知道我的读者已经很佛系了,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大家……不要急,我不会弃坑,而且,我每章的字数都是很足的呀。


【话虽如此,还是可以大力地催我】


第一卷·故人来


第二卷·帝心明  章十一  章十二  章十三




≡≡≡≡≡≡≡≡【正文】≡≡≡≡≡≡≡≡≡




章十四


萧景琰听完所思之言,只觉得这恐怕不仅是一件简单的怪兽伤人之案,细查下去恐怕还会牵扯出这个小小的沽口镇上关于权力相争的暗潮涌动。他此行前来沽口,本就是为避开风云而来,若是卷进此处的相争,莫不是违背本意。


 


钱师爷深夜冒雪前来相告,虽然疑点颇多,但若是属实,他置之不理,岂不是寒了他一片赤诚之心,还姑息了陈楠的欺瞒之举。若果如所思之言那般,钱师爷有意构陷,那置之不理更不是他的作风,所以他才会此时坐在所思的对面。


 


萧景琰一时脑内想法纷乱,不知觉间便有些走神。


 


“殿下?”所思本看他陷入沉思不愿打搅,但眼见他脸上神态有变还是出声相唤。


 


萧景琰回神,“抱歉。”


 


所思自然表示无事,“可是殿下想到了什么关节?与师兄之事有关?”


 


“只是一些琐碎细节,我有些在意。”在确定死者的身份前,萧景琰自然不会透露太多的细节,他从暗袋中掏出几枚铜钱搁在桌上,算是付了茶钱,他起身道:“那劳烦何姑娘与我同去。”


 


所思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萧景琰告予她的消息实在太过冲击,如果不在此时就弄个清楚明白,她去了苒嫂嫂家中也不会安神,她跟着起身:“那烦请殿下领路。”


 


两人先后出了茶铺,之前晴了半日的天这时又下起一些小雪来,萧景琰正要请所思稍候,回身去店里借一把伞,却见所思直接戴上了斗篷上的兜帽,差点忘了她在宫墙上那漂亮的轻功,萧景琰在心里暗想,继续在前头领路。


 


既然要走出这一步,自然不能单枪匹马就直奔棺材铺,他们先去与战英汇合。这半日靖王和他的人行事都很是小心,今日一早西边要塞派人过来借劳力,说是雪下得大,存柴的棚子被大雪压倒了半边,这是大事,昨日那个脾气古怪的陈楠清早就领了人出去。钱师爷也安安稳稳地在里衙里办公,两方都没有惊动。


 


萧景琰一路步伐很快,所思一身马装也能够跟上,行到一半,所思的思维在寒风中算是冷静了些许,思量再三又开口了:“殿下。”


 


“嗯?”萧景琰脚步不停,偏过头看向姑娘。


 


“如若此间之事真如钱师爷所言,甚至有过而无不及,殿下要彻查到底吗?”所思问道。


 


萧景琰之前就在心中权衡此事,这时被所思问出还不知如何回答,他停了停:“姑娘此问是?”


 


“逾越了。”所思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冲动,竟把心中所想直接问出了口,“只是刚见时殿下说此次前来是为怪兽扰民之事,又看殿下很是关注钱师爷的状告,我方才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失措,似乎打乱了殿下的计划。”


 


萧景琰表示明白,“何姑娘放心,我本就有意彻查此事。虽然按章程钱师爷越级上告,我作为首理人,应该核实原被告上递州府,但天气恶劣,沽口又地处偏僻,纵使我的人有办法出去,州府的查官也进不来。”


 


“殿下想差了。”所思却意不在此,“我同殿下前去认尸,无论死者是否是我五师兄,这个人的死亡有无蹊跷,都希望殿下能够暂缓此事。”


 


这真是在萧景琰的意料之外,他不做反应,只是皱起眉头等待所思的下文。


 


所思继续道:“五师兄之前与白云山的通信中,也提到了沽口受怪兽所扰已近半年,如若死者真是丧命怪兽的爪下,早些将怪兽抓捕才能除掉祸事之根。”


 


萧景琰倒没想到所思身在其中,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方才是他想的狭隘了,一时也是点清了他脑中的纠结,他点头应允:“何姑娘言之有理,怪兽扰民之事更为紧要,待我查清了棺材铺中停尸的死因便将案卷封存,上递州府。”


 


 ≡≡≡≡≡≡≡≡≡≡≡≡≡≡≡≡≡


 


金陵。


 


梅长苏已经搬出了宁国侯府的雪庐,新选的宅子是蒙大统领亲自推荐的,表面上与靖王的靖王府相距甚远,而只要从空中俯瞰便不难发现,这处宅院离靖王府其实只有一条小巷之隔。虽然之前萧景琰果断地拒绝了梅长苏合作的提议,但事情还没有到非变不可的地步,梅长苏派出了江左盟的人在靖王之后入了沽口,只为找准一个时机将当年之事放与靖王知晓一二。


 


梅长苏从来都知道,景琰这么多年的毫无作为不是因为他失去本心,而是因为他毫无线索。当年谢玉和夏江把边角收拾得太干净,就算是他也用了很多时间,才在这一团乱麻中找出了这么一些头绪。


 


如今新购的苏宅除了院里的景致,日常起居的部分都已经收拾停当了,苏宅的上上下下都是江左盟的人,梅长苏虽然这一番搬家卷进了不少事端,这时候却是自在了不少。


 


黎纲成了苏宅的管家,他晨起里里外外把一切都打点妥当了,就收到了江左盟兄弟们传来的信报。黎纲粗看了一眼信封,便知这是需要宗主亲自过目的要件,连忙揣进怀里进了内室。


 


梅长苏这几日无事,正陪着飞流翻花绳,一根细细的绳子在两人的指尖翻飞,内室里正是一派融融。


 


“宗主。”黎纲拉开推门入内。


 


“沽口的消息到了?”梅长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目光落到了来人身上。


 


“是,刚刚送到的,宗主请看。”黎纲上前跪坐下来,将怀里的信件双手奉上。梅长苏接过来撕开封口,取出其中的信纸抖了开来。黎纲观察着梅长苏脸上的表情,不由往前坐了些许:“宗主,怎么样?”


 


梅长苏的嘴角带着笑意,“一切顺利。”他把信件递给他,“办事的都是咱们的旧部,信是进沽口之前寄的,说路上一切顺利,他们会找机会把消息透过去。”


 


“那太好了。”黎纲接过信件读了,“靖王殿下要是能够知道当年的真相,一定会马上赶回金陵,宗主的计划也能向前一大步。”


 


梅长苏笑着摇了摇头,“回金陵只是第一步,景琰是个冲动的脾气,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让他一开始就接触到真相的这部分。既然现在咱们换了一条路走,十二年的洗冤无门,一朝有了突破,景琰身边的人和他都是一个脾气,没有人劝阻,这件事不能让景琰直接禀到陛下面前去。”


 


黎纲深以为然,“那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殿下递回金陵的奏件?”


 


“这倒不必。”梅长苏给黎纲递了一个杯子,示意他把信件焚毁,“十二年前的案子对景琰是大事,他不会放心经由他人之手。”


 


“宗主的意思是,在殿下回京的路上,拦住殿下?”黎纲把手里的信件凑近火炉,青焰舔舐而上。


 


“嗯。”梅长苏点头,“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他偏头看了看外头,“眼下是什么时辰了?”


 


“金钟敲了九响,应该刚过辰时。”


 


“早朝也该下了。”梅长苏掬起衣袍起身,“把茶具取来,下了朝,誉王也该过来了。”


 


 ≡≡≡≡≡≡≡≡≡≡≡≡≡≡≡≡≡


 


战英那方的调查与靖王所知的相差无几,不过一旦靖王想明白了自己应对此事的态度,之前要查的一切便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让战英点了几名亲兵与自己同去棺材铺认尸,一行人轻装出行,越过一段民居之后,镇中的热闹便被众人扔在了身后,再行过一段人迹稀少的小路,便能看到钱师爷口中所指的棺材铺了。


 


那是一个搭建简陋的棚居,背后不远就是群山,正是隆冬,倒没什么异味,只是远远便能感受到一股让人发闷的死气。棺材铺前有几个民兵正围着篝火取暖,靖王一行人走近本就不想隐藏行踪,“咯咯”的踩雪声很快引起了几名民兵的注意,但还没等他们拿起武器,便见来人是一队身着轻甲的士兵。


 


显然是镇上来的那队贵人。


 


几个民兵连忙跪倒了一片,既然没有抵抗,萧景琰自然没有与他们为难,他只留了两名亲兵在外头把守,领着剩下的人直接就进了棺材铺。棺材铺里只有老板和两名学徒,萧景琰有之前派出的探子领路,很快就找到了那具停尸。


 


棺材铺显然对这具尸体不错,不仅让尸身躺在棺木里头,还在棺材旁燃着停魂灯,棺材中的尸体还蒙着白布,探子上前先行查看无误后,转头对靖王点了点头。


 


萧景琰把目光投向所思,所思有些手脚发冷,但真相就在眼前,她是唯一能够去证实的那一个,她点点头上前一步,把目光投进了棺内。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青的面容。


 


所思眼眶一红。


 


“是他。”所思说完这句只觉得喉头一哽,她连忙别开了脸忍住眼泪,这才回身面对萧景琰,“殿下,棺中之人是我五师兄周畏之没错。”


 


“多谢何姑娘。”萧景琰也知晓这样的事于任何人都不会好受,只是他不擅于出口安慰,道谢后踌躇了一下,不知该如何继续下文。


 


“……不必。”所思回了一礼,她虽心系此事,但面对亲近之人的尸体还是觉得有些不适,“那殿下在此验尸,我到门外等候。”


 


萧景琰自然应允,所思转身便出了棺材铺,萧景琰的目光有些担心地跟着所思的背影,最后停在了关闭的门扉上。战英上前正要询问验尸的事宜,萧景琰截住了他的话头,“你出去照看着。”


 


“嗯?”战英一时没能明白自家殿下的意思。


 


“此处荒凉,何姑娘一人出去,门外只留了两名亲兵,你出去照看何姑娘的安全。”萧景琰抬手接过他手里的案卷,“这里的事我来主持就好。”


 


“是。”战英领命出去。


 


所思并没有走远,战英一开门便看见了姑娘立在篝火边上,战英免了门侧把守的亲兵的行礼,也不敢逾越,就远远在五步远的地方守着。所思并没有哭,远没有到哭的时候,她面临着一个难题,该如何同苒嫂嫂说呢,也不知三师兄那边是怎样的境况。


 


所思的思绪千回百转,却还是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来。苒娘生来就是个柔弱的性子,又身怀六甲,如何说都是不妥的,再说要查清五师兄的死因,莫不要苒娘的配合。所思对着篝火想了许久也没有头绪,只听背后的柴门“咯嗒”一声响,一回头正好瞧见萧景琰拿着案卷出来。


 


萧景琰面色凝重,战英见状一愣,“殿下?不顺利?”


 


“死因与之前回报的所差不多。”萧景琰把手里写好的案卷递给战英,“案卷封存,你回镇里派人去州府上报此事,另外,把戚猛也叫过来。”


 


“是。”战英不疑有他,殿下的吩咐一向有自己的道理,他接了案卷一路小跑离开了棺材铺,萧景琰的目光落到了所思的身上。


 


所思亦回望他,“是五师兄的尸身有什么不对?”


 


既已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所思自然有权知晓此事的真相,萧景琰不必隐瞒:“是,检验尸身时我发现尸体上有两种不同的爪痕,其中一种与里衙案卷里记录的能够合上,但那道致命伤,却和记录中所提的有很大差别,这方面我的副将戚猛比我有经验,还得戚猛过来才能确定。”


 


“殿下有心。”萧景琰对此事如此上心,所思谢过。


 


“职责所在。”萧景琰说道,仔细留意了一下所思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悲切,但他踌躇了一番,还是出言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何姑娘节哀。”


 


所思再次谢过,“我没有什么妨碍,只是我五师兄的夫人实在是个柔弱的性子,又不日临产,还请殿下先且不要透露。”


 


“这是自然。”萧景琰没有推辞,“现在怪兽之事最重,陈楠的案子押后再审,我和我手下的亲兵必定会对此事守口如瓶。”


 


此事谈毕,两人一时无言,所思得了萧景琰的保证后再没有搭话的意思,只是对着篝火静立,萧景琰也不知能再说些什么安慰,便也陪着静立,不时往篝火里添些柴火,让姑娘在这冰天雪地里不至于受冻。


 


也不知过了多时,战英同戚猛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萧景琰站起身,戚猛上前行礼:“殿下!”


 


“嗯,随我来。”萧景琰领着一行人进了棺材铺,所思静立了许久情绪还算稳定,故而也跟着一同入内,萧景琰并不在意,所思已经表现出了很强大的冷静,有她在场说不定能够发现一些他忽略掉的细节,他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


 


周畏之的尸体已经被从棺材里取了出来用一匹白布遮盖着,停魂灯依旧燃在他的身旁。萧景琰领着戚猛上前,掀开白布露出死者的胳膊,“我发现死者的身上有两种不同类型的抓伤,我认为这些比较规整的,是来自传闻里所指的怪兽,主要集中在四肢处。”萧景琰说着,把白布再掀开些,“再看这两处,这是致命伤,我认为和‘怪兽’的抓伤相差很大,猛兽这方面你比我有经验,所以叫你过来看看。”


 


“诶。”戚猛未参军前做过猎户,这些的确是他擅长的所在,他领命上前,用手比对了一下两处的伤痕,然后眉梢一挑:“殿下,这两处伤痕应该不是出自同源,殿下你看这几道伤痕的排列,我看着怎么像是……黑瞎子的爪子啊?”


 


所思闻言心中一凛,黑瞎子……那岂不是,黑熊?


 


萧景琰证实了心中所想,立即起身,“此事刻不容缓,回镇中立即传令弟兄们,明日一早,上山搜寻。”


 


“是!”戚猛立即领命。


 


“战英,你带一队人马去镇西守住出入,待陈楠一行人回城,立刻将他控制起来,与钱师爷分别看守,不要惊动了民众,此间之事,暂时不能走漏风声,一切等明日抓住怪兽,我再行审理。”


 


“是!”


 


“何姑娘……”面对所思,萧景琰一时拿不准口气。


 


“所思明白,今日之事我只会同三师兄知会,我们师兄妹自当保密。”


 


章十四终。




≡≡≡≡≡≡≡≡≡≡≡≡≡≡≡≡≡


感谢孤身游万里、水潭映日、Lil云上清空、慕雪、星期二、Aster、爱死奶牛、桔梗、阿芷、tiantiantiantiantian(太长了)、思韵悠悠、丁公子你要信我呀、叶子、萌萌是大神_欧也、悠扬wwb、云栖、快乐到永远、壶茶、王可爱宇宙第一可爱、潇潇过客、时而明白、叽咕叽咕、荔知酱、风雨无晴、用户5523991730、黄贝拉、姜玖安、lzy、Enchanted、寒夜冰韵、Charlie、墨延、Danning、小小号子CC、我只想在乎我在乎的、喵_沁歆、ken~西瓜、琵琶泠泠、瑾忆、may_j2、夏天生、我爱吃素、Dream heart、华岳、长发绾君心、溚溚、守心的喜欢


感谢咸鱼今天翻面了吗、荼蘼、齐鹤、用户5523991730、姜玖安、绿油油、寒夜冰韵、瑾忆、长发绾君心、笑谈的推荐


感谢Betty、绿油油、七人团我的信仰我爱你们、思韵悠悠、Charlie、墨延、Danning、lh纸艺小生、夏末、墨染江南_、颓唐、一蓑烟雨、遐想、苏叶、Sophia0960、天高宇灿lizzy、我爱吃素、家有珉宝、EVEN搁浅鱼、瞎眼向前爬的蜗牛、排骨炖西瓜、梌歌的关注


感谢Danning、姜玖安、Aaaaa~my的评论


感谢笑谈的催更。




不看不知道,一看这段时间有这么多朋友给我点喜欢点推荐并且关注我。


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17)

  1. 咸鱼今天翻面了吗亲吻长颈鹿的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然然更了,开心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