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从前的我(二十)

Chris:

HP同人,斯内普X赫敏,不喜勿入


一个赫敏回到过去拯救世界(拯救教授)的故事


All belong to J.K. Rowling.


——————————————————————




Chapter 20




    转眼又到了暑假,赫敏第一年的教授生涯结束了。学生离校那天,她有点伤感,尤其是想到他们中的很多人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暑假期间,赫敏去格洛斯特拜访了波特家的老宅。莉莉来信说他们搬到了这里。前不久,她和詹姆第三次逃脱了伏地魔的追杀,他们原先的居所已经不再安全。更重要的原因是,詹姆的父亲弗莱蒙病逝了。詹姆的母亲尤菲米娅受不了这个打击,也病倒了,为了方便照顾她,詹姆夫妇搬回了波特老宅。


    “弗莱蒙的事,我很遗憾。”赫敏对莉莉说。


    “谢谢。”莉莉和她拥抱了一下。


    “尤菲米娅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赫敏还记得婚礼上见过的那个银发老太太,十分慈祥。


    “她已经好多了。今天她去拜访老朋友了,我想,出去透透气对她的身体有好处。”


    “你们的陪伴对她来说一定是种莫大的安慰。”


    “我们打算在这里常住下去,我很喜欢这里。”莉莉带赫敏来到厨房,给她倒了一杯茶。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在家务魔法的驱使下有条不紊地工作着,令赫敏想起莫丽·韦斯莱的厨房。莉莉端着茶杯靠在木桌上,侧头望着窗外的田园风光,从前那个风风火火的红发女巫更添了几分女性的柔美。


    赫敏不难理解斯内普为什么会喜欢莉莉,她美丽、聪明、热情又不失温柔细腻,这样的女性实在太令人着迷。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莉莉问赫敏。


    “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个和你一起长大的男孩,我大概也会爱上你。”


    莉莉愣了一下,随即笑开了:“可他现在爱的是你,不是吗?”


    这回轮到赫敏愣住了。


    “那天你在和邓布利多谈话时,我注意到了他看你的眼神,一切再明显不过了。”


    在莉莉带着笑意的注视下,赫敏感到自己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你也爱他不是吗?天呐,我早该注意到的,从很早以前你就开始维护他了,我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事实上,那时候赫敏自己也没弄清楚自己对斯内普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却迟迟没有发现自己的爱意,因为爱上斯内普这件事,对于过去的赫敏·格兰杰来说太不可思议了。她甚至明知道他对莉莉的感情却还是爱上了他,现在想起来赫敏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


    “我没想到你会接受得如此坦然。”


    “为什么不会?”莉莉反问道,“因为我们学生时代的那些傻事?”


    “毕竟你们曾经……”


    莉莉双手握住赫敏的手,打断了她的话:“天呐,很难想象我们才毕业一年而已,我感觉在霍格沃茨的那段日子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那时我们都太傻气了,西弗勒斯也是,我也是,詹姆也是。直到七年级我都毫不怀疑西弗勒斯迟早会成为食死徒,可是他没有。是你让他放弃了原来的偏执,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就像我和詹姆,如果不是因为彼此,我们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赫敏回握住莉莉的手,对她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莉莉。”


    就在这时,前门传来一声响动,莉莉和赫敏对视一眼,都立刻警觉起来。莉莉拔出魔杖,朝门厅走去。赫敏跟在莉莉后面,也悄悄握紧了魔杖。


    出现在门厅里的人是詹姆。莉莉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用魔杖指着他,问:“我们第一次去法国旅行是什么时候?”


    詹姆一脸无奈的样子,他冲赫敏打了个招呼,才回答莉莉说:“我们还没去过法国旅行呢。”


    听到詹姆的回答,莉莉收回魔杖。詹姆走上前去拥吻自己的妻子,轻声在她耳边说:“下次不如问我们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赫敏微笑着说:“你们平时都这么小心谨慎吗?”


    “没办法,战争时期。”詹姆一边脱巫师袍一边回答。


    “他比预计的时间回来得要早,”莉莉解释道,“我不得不怀疑。”


    “因为抓捕行动很顺利,穆迪提前放我们回来了。”


    “抓到多洛霍夫啦?”


    詹姆点点头:“穆迪从斯内普那里得到了多洛霍夫的行踪,我们提前去埋伏,刚好堵到他。”


    莉莉朝赫敏投去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然后对詹姆说:“我早说你不应该那么不信任西弗勒斯。”


    詹姆耸耸肩,没有反驳。


    


    1979年9月19日是一个星期三。这天,赫敏从早上开始就频频走神。先是在上午的课上叫错了两个学生的名字,然后又在午餐的时候打翻了南瓜汁,好不容易上完下午的课,她在走廊上遇到斯内普,斯内普嘲笑她像是被施了夺魂咒。


    这一天,本该是她的生日。她原本就是在这一天降生的。然而此刻,20岁的赫敏心中充满了焦虑与不安。此前她并非没有想过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的问题,但因为她回到了自己出生之前的时间,她一直选择把这个令人不安的问题搁置起来。她没有其他时间旅行者那种遇到另一个自己的危险,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对于她来说,更重要的问题可能是——她是否还会出生?她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两年时间了,她让邓布利多提前找到了魂器,也改变了斯内普的人生。如果历史已经被她改变,那么是不是赫敏·格兰杰的出生这件事也有可能发生变化?如果1979年9月19日,没有一个叫做赫敏·格兰杰的女孩出生,那么她又从哪儿来?


    赫敏犹豫着要不要回家看一眼。一方面,她很好奇,也很想念自己的父母,另一方面,她又怕希望落空。万一她看到的是历史已经变了,她没有降生在那个家里怎么办?到时候她该如何自处?此刻,家对于她来说变成了潘多拉的盒子,令她渴望却不敢触碰。


    直到日暮黄昏,赫敏才终于下定决心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她换上麻瓜的服装,离开霍格沃茨,闭上眼睛,想象着家的位置,准备幻影移形。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幻影移形时那种被挤压的冰凉感觉没有出现。赫敏错愕地睁开眼睛,看着原地的景象,强迫自己定下心神,闭上眼睛重来一次。


    这一次,她依旧没有成功。赫敏意识到了问题。她早已不是五年级的学生,幻影移形对她来说再简单熟练不过了。她之所以不成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不存在。


    赫敏慌乱地闭上眼睛,又尝试以记忆中父母的诊所为目的地幻影移形,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赫敏感觉自己沉入了一片漆黑的湖水中,一种无可避免的绝望感向她袭来,令她浑身冷透。


    但她不甘心,她在脑海里思索着别的可能。也许只是因为这时候他们还没有搬到那片街区而已,也许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母在别的地方生活,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赫敏想了想,决定先幻影移形前往伦敦国王十字车站。她在车站外找了一个电话亭,打算从黄页上查找她父母的诊所。她的父母都是牙医,他们是在牙医学院相识的,结婚后他们一起经营着一家诊所。不管他们在哪里生活,他们的职业应该没变。


    赫敏用颤抖的手翻开黄页,对照字母G打头的诊所一家家看过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终于,她找到了——


    格兰杰牙科!


    赫敏心中一阵狂喜。她飞快地记下黄页上的地址,走出电话亭,拦了一辆出租车,载着她朝那个地址驶去。


    出租车快要抵达的时候,赫敏远远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谢天谢地,他是存在的。他比她记忆中的样子要年轻一点,穿着格子衬衫,顶着一头棕色的卷发,看到那头卷发就不难理解她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从哪儿来了。他拎着公文包从大楼里出来,用钥匙打开路边一辆车的车门,坐上了驾驶座。眼看着父亲的车开走了,赫敏连忙吩咐司机跟上去。


    一路上,赫敏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父亲看样子刚刚下班,而母亲没有跟他一块儿,也许是因为她正在待产?父亲走得很匆忙的样子,上车前还看了一眼手表,难道他是要去医院吗?


    没过多久,前面那辆车就停在了一幢排屋前。赫敏的猜测落空了,她的父亲只是下班回家而已。她伸长了脖子想要见到她的母亲,然而母亲没有出现。她的父亲掏出钥匙开门,进屋,然后又关上了门。


    赫敏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排屋对面的拐角处,远远地眺望那户人家。她对这个地方没有印象,一股陌生感袭来。她不知道这是她有记忆前的家,还是一切都已经变了。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至少她找到了自己的父亲,他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依然在做牙医。


    夜幕悄然降临,对面那户人家点起了灯,让赫敏感到莫名的温馨。这是她来到这个时空后第一次离她的父母这么近,虽然她看不到那间点起灯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她能想象得到餐桌上一定放着母亲最喜欢的餐具,而父亲会照例喝一杯红酒。不,也许为了庆祝女儿的出生,今天应该喝香槟才对。


    不知过了多久,那户人家的门打开了。赫敏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她穿着深色的衬衣长裤,身材瘦高,丝毫没有怀孕的迹象。


    那一刻,赫敏仿佛听见自己脑海里有什么破碎的声音。她呆呆地看着母亲和父亲手挽着手出门散步,眼里渐渐涌起了泪水。


    1979年9月19日,格兰杰夫妇没有迎来他们的女儿。她和她的父母同处于一个时空,可她不是她们的女儿。


    一种强烈的自我怀疑将赫敏淹没。赫敏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像一丝游魂飘荡在这个世界,她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儿去,她只是个陌生的闯入者,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夜幕下无声地哭泣,在安静的住宅区没有人注意到她,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将她遗忘,直到斯内普奇迹般出现在她面前。


    他抬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问她:“为什么哭?”


    赫敏没有回答,只是用哽咽的声音反问他:“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跟踪了你。”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


    “你穿了麻瓜的衣服,我到了国王十字车站碰运气。”


    赫敏无力地笑了笑:“你运气不错。”


    斯内普认真地看着她,又问了一遍:“为什么哭?”


    赫敏避开他的目光,看向对面的排屋,很久才说:“我找不到我的家了。”


    斯内普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同样隔了很久才说:“我也没有家。”


    他们并肩看着对面陌生的排屋,像两个孤单的灵魂,游走在这世间。


    又隔了一会儿,斯内普转头看向她,说:“可我现在有你。”


    赫敏用一种近乎得救的眼神与斯内普对视,然后,听见他说:


    “赫敏,你就是我的家。”




    时光飞逝,转眼他们又迎来一个圣诞节。赫敏很佩服弗立维教授他们,在霍格沃茨工作了一辈子,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却始终能保持对一年一度的圣诞舞会的热情。今年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似乎还多了一点期待,赫敏偶尔会在教师休息室里听见她们的只言片语,似乎是在讨论她和斯内普会不会像去年那样跳舞。


    赫敏跟斯内普说起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吃惊,显然是也对她们激动的窃窃私语有所耳闻。


    “不如你今年和所有男性教员各跳一次舞来满足她们的期待吧。”斯内普提议。


    赫敏挑挑眉:“为什么不是你去邀请所有女性教员各跳一次舞?”


    结果他们谁都没有在圣诞舞会上跳舞。在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充满期待的目光中,他们在舞会上还没待满一个小时就各自离场了。对于不在公众场合表现得过分亲密这一点,他们都有默契。斯内普现在是间谍,而霍格沃茨不乏伏地魔的眼线,和任何凤凰社的成员表现得过于亲近都会给他招致怀疑。有时候赫敏会觉得心酸。以前的斯内普就像生活在一块黑色的幕布之后,她好不容易把那块幕布掀开了一角,走进了他的世界,现在却不得不亲手将那块幕布盖回去,重新把他送入黑暗中。


    赫敏心中郁闷,打算去天文塔透透气,没想到在那里又遇到了斯内普。他们相对无言,只有苦笑。明明是分别离开舞会现场的,却又默契地走到一起。好在这里寂静无人,他们不用保持距离。他们慢慢靠近,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直到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得失去了焦距。


    “斯内普教授和格兰杰教授站在了槲寄生下!”皮皮鬼的声音陡然响起,“斯内普教授和格兰杰教授要接吻了!”


    他们猛地抬头看头顶,这才发现连天文塔也被喜欢恶作剧的学生挂上了槲寄生。


    皮皮鬼一边重复着自己的发现,一边朝人多的地方飘去。


    “放心,我会让他闭嘴。”斯内普说完,轻轻在她唇上一吻,转身追皮皮鬼去了。


    圣诞节的早上,赫敏照旧收到了一堆礼物。等她拆完所有礼物,才发现没有莉莉和詹姆的。她一边猜测可能是猫头鹰延误了,一边又不免有些担心。直到圣诞过后第三天,赫敏才收到莉莉的来信。她迫不及待打开信读起来:


    亲爱的赫敏,


    对不起。我们刚刚度过了一个最糟糕的圣诞节,尤菲米娅去世了,我和詹姆措手不及。我们原以为尤菲米娅已经好转了,可是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天啊,我真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她和弗莱蒙,他们甚至没来及看到他们的孙子出生。是的,赫敏,这个圣诞节我们不是只有坏消息。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你的密友


                                                                                      莉莉




——TBC——




詹姆父母的名字不是我的私设,罗琳在pottermore里有写,两人老来得子,特别宠爱,所以造成詹姆小时候有点不懂事,当詹姆成年的时候两人年纪已经很大了,于1979年双双逝世。


这文快要接近高潮了,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评论

热度(74)

  1. 咸鱼今天翻面了吗Chri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