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怯(卡樱 05-08)

苏噶🍬:

05


集会上的人群已不似开始时那样熙熙攘攘。


似乎今年祭典特意用满街的烟火海报作为压轴节目吸引了诸多游客,大部分人都早已向最佳观景区的河堤边转移。


小摊店主们也三三两两地收起支架,准备再过一会收拾家什回家。


“呐,卡……老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小樱有些紧张地瞥了身边男人一眼。


“有什么关系,这样换一换角色不觉得很好玩吗?”


卡卡西笑了,从路灯底下走出来,递给了小樱狐狸面具。


“偶尔也得透透气呀。”


除去遮挡之后,不曾见光的皮肤让卡卡西看起来比同龄忍者都白皙许多,在眉眼间都找不到成年人的沧桑和颓唐。


“不过,要保密哦。”说着做了个嘘的噤声动作,即便是有些孩子气的动作,卡卡西却看起来分外云淡风轻。


“简直就是把不急不慢四个字在脸上明摆着嘛。”


虽然心里偷偷地吐槽了一句,但是小樱还是庆幸自己隔着面具,即便是欣赏到帅哥眼冒桃心对方也察觉不到。


 “还好你动作很快,应该还能看到最后的庆典结束吧。”


 卡卡西凑了过来,伸出手捋了捋从小樱高高束起的发髻间掉落下来的碎发,丝毫不避嫌地将它别再了女生的耳后。


 举动间,男士宽松的领口间露出的脖颈锁骨之间错落有致的阴影,小樱也不好避开,只能镇定着暗自挪开视线。


 当了医生很多年,或精壮或孱弱的忍者肉体简直就在小樱面前像猪肉贩看猪肉一样稀松平常。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因为少女的矜持脸红一会,纲手师傅随时一记眼刀就能让她一抖:“如果连看都不好意思看,你怎么能够给患者提供有效治疗?”耳提面命之下,如果现在直接摆出佐助的全裸肉体估计自己都不会尖叫着多瞄几眼了。


  可能是物以稀为贵吧,从来捂的严严实实的肉体,偶尔露出了一点都让人觉得心跳加速。


  “这次老师要是被认出来了,可真会造成大骚乱哦。”小樱撇了撇嘴,只觉脸上发烫拿起和扇摇了摇,和卡卡西并肩走着。


   老师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肩,走在旁边的视线都和鸣人佐助走在一起的角度不同,要更高一些。


   正好能看清楚在路灯下清楚的下颚线,天生带笑似的唇角以及不知怎么今天看的格外清楚的睫毛。


 虽然平时戴着面罩,小樱也不止一次和井野研究过卡卡西老师良好的面部骨骼线条,但井野总是怀疑卡卡西老师一定是嘴唇大有文章才不敢露脸。


 不知道井野如果看到了自己现在看到的光景,会不会惊掉下巴。


 想入非非的小樱忍不住用和扇轻轻敲了敲鼻子,很是愉快的样子。


 好一会回过神,才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转身看,银发男人正蹲在路边不知道盯着草丛里什么看的入神。


 悄悄走过去,小樱也半蹲着,俯下身子,好奇地探着头,只看到隔着草丛的远处,一个绿色的身影和一个能够辨认出性别的女性身影在树影下窸窸窣窣地说些什么。


 只见两个人越靠越近……


 察觉到即将发生的亲密举动,卡卡西却依然没羞没躁地聚精会神地盯着,小樱气的一个锁脖,卡住老师的头,想要拖着他离开。


“卡卡西老师,你也太不要脸了!”压低了声音,小樱咬牙切齿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小樱……干嘛!松松松手……喘不上气了!”被突然的攻击吓了一跳,卡卡西赶紧抓住了小樱的手臂试图求生。


“你还好意思问,那怎么你也好意思偷看人家接吻啊!”真是被每日不离手的小黄书荼毒的够深的,小樱暗自啐了一口。没道德的话,即使是帅哥也不行啊。


“接吻?我在看萤火虫啊?”卡卡西一时停止了挣扎,声音狐疑。


“什么烂借口……”刚想拖着男人离开,却看到手背上停了一点亮光。


 顺着扑棱棱的亮光看去,草丛里星星点点地有些许淡绿色的微光。


“别动哦。”卡卡西轻声说着,向着少女的手腕伸出了自己的手。


卡卡西老师却有一双很漂亮的手,上一个见过有漂亮的手的男生是佐井。


拿笔的时候手腕灵动,手指修长,显得比女生的手还婉约几分。


曾经还见过佐助的手,和鸣人一样,虽然只是肤色差别,但是因为长久战斗,手背上都能看见蜿蜒突出的血管,都是战士的手。


卡卡西老师的手不一样,和他们比起来,小樱倒经常抱怨冬天注射的时候,老师的手容易冻的通红,血管都很难看见。


腕骨似乎特别突出,关节和指尖总是带着微微的红色。


萤火虫似乎察觉到什么,倏忽从两人手间振翅飞走。


“啊……”卡卡西有些遗憾地看着萤火虫隐入草间。


两人愣神的时候,却被幽会的情侣二人听到了声响,


“偷窥的混蛋——!”还来不及解释,保持着锁喉二人的姿势,直接面对着一记夹裹着拳风的直拳。


 卡卡西直接一个翻身把小樱拉进自己怀里。


 突然的冲击直接让小樱面具底下的脸磕了个正着。隔着硬质的面具小樱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咔嚓。心中暗叫不妙。


 还没反应过来,卡卡西一个闪身,半搂着小樱赶紧瞬身躲到河边的大树上,小樱赶紧也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偷偷探出头瞄了一眼,小樱忍不住扶住了额头,差点就叹气出了声。


这种孽缘,这熟悉的绿色,这鲜艳的西瓜头。


小李啊小李,你也有和女孩幽会的一天?


 


06


好不容易等到女生不满地抱怨着河边的蚊虫拉着小李离开树林,


两人才都松了口气。


小樱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无意识地挽着卡卡西老师的手臂。


和年少的时候不同,隔着衣物的布料,她都几乎感受到手臂上紧致的肌肉分布和体温。


似乎是感受到女生的尴尬,卡卡西转身自然地抽出手,取下了小樱脸上有些破损的面具。“没事吧。”


 小樱才发觉自己瞬间从狭窄的视野中解放出来。


 恰巧祭典的烟火在对面河岸燃放起来。


 银色的焰火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女生光洁的脸庞。


 温柔地穿过额间和鬓角的碎发,和宛若蝉翼的睫毛,在眼睑和脸颊投下星星点点的光。


 淡色的眸子也被染成了某种柔和的亮色。


 像一瞬间点亮了一轮月亮。


 焰火在女孩的瞳孔里被点亮。


 “哇——”


  不同于男生片刻的失神。女生一下就被巨大的声响吸引了过去。


  对面河岸上似乎聚集了更多的人群,随着烟火盛开的节奏,越来越多的人踏上了原只供轻量货物运送的栈桥。


  还来不及感叹烟火的盛大,小樱就意识到了危险:“不好——栈桥!”


  说话间就听到了栈桥中间挤压断裂的声音,哗啦啦地犹如倾泻的潮水,人群纷纷落到河里。


   一时间乱成一团。


   “老师,救人就交给你们了,我要先返回医院了!”小樱当机立断


  “嗯,快去吧,注意安全。”卡卡西也随即结印,准备召唤出忍犬协助救援。


   小樱跑了几步,发现穿着木屐实在不方便行动,马上脱下甩在树下,飞奔回木叶医院。


   卡卡西摸到了还留在自己手上的面具,面具里因女生的呼吸变得有些潮湿,不知为何,他竟没忍心抹掉水汽,直接戴在了自己的脸上,飞奔向桥边。


 


08


随着医疗忍者陆陆续续被召回,医院里马不停蹄地接纳着落水和骚乱引发踩踏受伤的游客。


大部分没有什么严重的受伤,也幸亏聚集的群众中有诸多休假的忍者,骚乱也没有持续很久。


只是忙活完安抚和急救工作,小樱能喘口气也到了天泛白的时候了。


在椅子上坐下,才发现自己一路跑过来,浅葱底色的浴衣都被树枝挂的出了丝,红白色的梅椿花图样也被污糟的识不出之前金线绣边的精致模样。


小樱心疼的只抽气,这可是前几年和井野一起买下的浴衣,当时还雄心满满地立誓靠这件衣服拿下未来男友。


现在想想,还真是哭笑不得。


脚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些伤,工作时没觉得疼,现在才感觉到细细密密的微小疼痛。


“我说小姐啊,不是说不去庆典的嘛,这口是心非的够厉害啊。”井野慢悠悠地揣着佐井的手臂荡了进来,一脸写着得手了的得意表情看得让小樱忍不住翻白眼。


“说,和谁去的。”井野啪地把创可贴拍在好友办公桌上,大有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


“我是和——”


“哟,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呀?”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身影。


井野瞬间亮起了眼神,佐井微微眯起了眼发出锐利的光线。


无一不指向这个陌生的,身长玉立的银发男子,手上还拎了一双咔嗒作响的木屐。眼神却是无辜的很,就差把“你们是谁”写在脸上了。


 “我想,樱小姐现在应该很需要鞋履吧,冒昧打扰的话我就先告辞——”


“不不不打扰,我们只是来检查一下,现在已经检查完了,您请便!”井野十分得体又实相地见风使舵,拉着佐井就往门口挤。


“是-帅-哥-哦”一边退场还不忘扭头对小樱只做了做口型,挤眉弄眼地疯狂暗示。


 这老师,还玩上瘾了,真是老演员。


 小樱无奈地剜了老师一眼,自己接着给脚踝拍上一块创可贴。


“老师——和你约会真的非常——有难度啊。”


看着面前的女孩子毫不在意形象地撩起了浴衣下摆检查着伤口,水色布料顺着小腿滑下,光洁的大腿时隐时现。卡卡西自认为正人君子,别开目光之后始终还是没看下去,忍不住走过去蹲下将女生纤细的小腿搁在自己的膝盖上。


“把浴衣遮-好-。”


面对有时候没什么警觉性的女生,他作为老师,实在是很困扰。


面对突然拉长了音调却绅士地放低了目光的老师,春野樱愣了几秒,然后


腾地脸红了。



评论

热度(35)

  1. 咸鱼今天翻面了吗苏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