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怯(01-04 激励自己日更 卡樱,没有我不爱的冷产品)

卡樱啊!_(:з」∠)_

苏噶🍬:

这世界上我害怕的东西太多了。


我怕一月的冷雨沾湿你肩膀,


二月墙角的那一只乌鸦,我怕它为你带来厄运


三月的风呀,我怕它冻红你的脸颊


我怕错过第一朵在四月盛开的花,不能将它别在你耳旁


我怕五月的骤雨落下,所以祈祷它让我们躲在同一屋檐下


我知道你怕黑,所以请六月每一颗星星把你回家的夜路照亮


我还怕你着凉,七月的晚霞呀,请透过窗前铺在你刚洗过的漂亮头发


这世间的危险真多啊,八月的海浪,我请求它温柔地承托你在月亮下轻轻飘荡


我怕九月的月亮太亮,惹你红了眼睛


我不敢在十月夜晚的凉意里拥抱你,只能假装不经意落下我的外套。


真怕你发现我的心跳异常。


十一月,我怕你有了爱人,更甚爱我


十二月,我怕会有人爱你,更甚我爱


 


 


一个天才,一个吊车尾,还有一个聪明的女忍者。


 


刚组成七班的时候,卡卡西最头疼的时候不是在两个男孩子打架的时候负责拉架,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孩子。


 


表面上看上去女孩子循规蹈矩,不用费太多心思,见第一面的时候他便察觉了这个女孩子乖巧的表面下也有一颗和鸣人沆瀣一气的顽劣的脾性。时不时拉拉偏架,对鸣人犯傻生气的时候对着佐助的侧脸就能心满意足地欣赏半个下午的辰光,以鸣人为首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讨论卡卡西老师为老不尊总是迟到万年面罩的时候,她提出来的小主意连平时那个不通人情世故的黑发少年也会忍不住少年心性凑到一起去琢磨一番。


 


除了有时候意外顽劣和耍小聪明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卡卡西和同期上忍讨论自己学生的时候,要面对的是时不时凯凑过来为自己另一个学生说说好话,吹吹耳旁风的时候——


“诶,一想到我们小李堂堂热血男儿,看着他追逐他的青春让我也不禁想起……”


“打住,打住。”卡卡西扶着下巴,一手合上了亲热天堂,“先不说小李有没有希望,人家女孩子自己的心思……”


“不过话说回来,卡卡西你们组的那个女孩子,是挺打眼的。”


“诶诶但是卡卡西他们组另外两个男生更惹人注意啦,虽说是可爱的女孩子,但是落到那么个组里,真说不上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啊哈哈哈。”


上忍们欢乐地笑起来。


小樱吗…… 卡卡西眯起眼睛揉了揉头发,也跟着呵呵一笑。


 


01


突然感觉过了很久了。


卡卡西睁开眼睛的时候才感到了担架的颠簸。


明亮的顶灯和输液瓶糊在一起,人影重重晃个不行。


视觉的缺失让卡卡西其他感觉更加敏锐。


比如左肩潺潺渗出的血液黏住了衣服材质。


似乎有一只手捧在自己的脑后枕骨后面,有些凉。


还有另一只手,放在自己鼻子下面,淡淡的香气和浓烈的血腥气混合在一起。手指不经意地拂过卡卡西的嘴唇。


好痒。


似乎还在运输途中,还能听到外面轰隆隆的嘈杂。


蓦然出现在视野中不断放大,有些模糊的粉色,象牙白,还有一抹盈盈的翠绿色。


随着距离的拉近还有若有似无的香气袭来。


“静音师姐,加快滴注速度,卡卡西老师有些意识模糊了,瞳孔在涣散。”


距离隔得太近,仿佛都能透过对方领口衣服质料嗅到沐浴露和消毒液的味道。


凉凉的手指抚上疲惫的眼皮,遮住了令人眩晕的视野,虽然黑暗,但是卡卡西莫名感觉到安心。


“老师,不要担心,我在你旁边。”


“老师要坚持下去啊,不然我就要看到你面罩下的真容了哦。”


“老师……卡卡西……老师……”


说到后面,女孩子的尾音都有些微微颤抖,带着哭腔。


“是小樱啊……老师……好累哦。”卡卡西想抬起手,如同往常一样摸摸她柔软漂亮的头发,告诉她流眼泪的眼睛第二天会肿的。


“老师……老师……你会好的,我在,我在这里。”听到微弱的回答,女孩突然有了精神,带着体温的液体啪嗒啪嗒砸在了卡卡西脸上。


是泪吗。


好想睡一觉。


“卡卡西……老师!”


突然感觉到面罩被拉下。柔软和细腻的嘴唇上的触感随着干净的香气环绕在卡卡西身边,濒临衰竭的肺部里充满了空气,感觉到自己肺部被消除了呼吸困难的压力。


好软。


好香。


真容这种东西,给可爱的女孩子看就看看吧。


 


02


被灼灼的目光盯得面容感觉刺痛,卡卡西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亲热天堂。


“那个,小樱哦,已经盯着我看快一上午了哦。”


“啊……哦。”


少女有些讷讷地低下头,盯着手中的苹果,断断续续的果皮凌乱地散在盘子里。


“怎么了,被老师的脸吓到了?”


看着小樱低着头,一圈软绵绵的如同花缎一般的头发,和在良好光线下越发洁白的如同细藕一般干净的手臂。卡卡西不禁生起了逗弄这位可爱学生的念头。


“诶?没有啦!”少女连忙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面上竟生出羞赧的绯红。


“老师的脸……出乎意料地很帅哦。”


面对少女碧绿色的瞳孔,这回是卡卡西意外于学生的坦率,要不是面罩遮着,怕是自己也是一脸通红。


“咳咳,女生要矜持一点嘛,不要迷恋上老师哦。”


“卡卡西老师,这话你要是不经常住医院的话还蛮有说服力的哦。”虽然感觉自己超幸运居然有这样一个帅老师,但是作为医者,小樱更多的是对老师三天两头被送往医院这回事忧虑不已,


“来,张嘴。”捡起一块削好地苹果给老师送到嘴边。


卡卡西扯下面罩,乖乖张嘴。


几年前两个男学生似乎像到了叛逆期一样,外出修行的修行,逃跑的逃跑,唯独身边只剩下一个乖乖的女学生,随着日益精进的医术和学习,“享受被贤惠学生照顾”最后成了卡卡西为数不多却异常惹人眼红的特权。


“早知道这么容易就看到老师的脸了,当时抓住你把你揍进医院不就好了。”小樱虽然为卡卡西老师跑东跑西没有停下,嘴巴上却依旧不饶人。


“我知道小樱你肯定舍不得啦。”难得听到了少女孩子气的语气,卡卡西忍不住又伸出手揉一揉她的头,像以前一样——


“别担心。”


“别害怕。”


“有老师在呢。”


“干得不错哦。”


“小樱。”


 笑眯眯的眼睛完成了一轮月牙,老师的手很大,掌心传来的温度和力度,


都很温柔。


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了。


很开心。


小樱衔起一丝笑意,之前抢救老师的紧张和忧虑早已烟消云散。


一直以来,老师都有在好好地看着我呢。


“说起来——小樱,你是不是给老师做了人工呼吸啊。”


依旧是笑眯眯的眼神,


两人之间刚荡漾起的温馨荡然无存,


春野樱手刀夺路而逃:“突然想起来纲手大人让我过去一趟,老师,失陪!”


看着差点把病房门拆下来的红色背影,卡卡西倒是很悠闲地哼着口哨继续翻起了小黄书。


真可爱。


 


03


“呐,老师,男孩子,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是从前的某一日下午,数不清第几次被佐助拒绝之后,垂头丧气的小樱在冷饮屋碰到卡卡西老师,没精打采地连平时问好语气都低了几个度。


“唔?我吗?”卡卡西挠了挠头,也觉得有些一头雾水。


“唉,感觉问老师也没有用啊。”小樱沮丧地搅着碗里融化的冰块。


“恋爱,大概不是坚韧不拔就能解决的吧?”没办法仔细回答学生的问题,卡卡西也不忍心对小樱泼冷水。


“或许,有些事始终无法勉强吧。”


 


“卡卡西老师!”鸣人一脸期待地等着恩师的准假批示。


“难怪前几天就有忍者陆陆续续换班,原来是为了今天晚上的祭祀集会啊。”随意扫过桌上一叠的文件,看着鸣人双手合十就差给恩师嗑几个头一表忠心的模样,卡卡西也不好再坚持,


“可以是可以,和谁去啊?”


“嗯……是雏田啦……”一时羞赧的鸣人语气都低了下去。


“噢……”卡卡西心中略过小樱的身影,不禁心中轻轻叹了口气,“那,祝你们玩得开心。”


 


“诶,小樱你今天晚上还加班?不去集会玩吗!”井野惊讶地看着贴在墙上的值班申请表,一边惊讶地喊着小樱一边对着一边的镜子检查着自己的眼妆状况。


“不去了啊,你好不容易约到了佐井,抓紧机会啊,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春野樱松开帮着头发的橡皮,坐在椅子上踢掉室内拖鞋,伸了个懒腰。难得办公室里同事们都赶着下班了,她才敢稍微放肆一点。


“说真的,你更应该多出去接触异性了,别老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了。”井野嘟着嘴补着口红,一边不满地拿着唇膏棒在空气中挥舞着,“他宇智波是长得帅,但是我们木叶缺帅哥吗?不缺的呀!除了帅,您能说出他几个优点?”


“行了行了,唇膏都要洒在地上了!”


“小樱,说真的,你到底是在等什么?他对你回头的那一天,还是在等从前的那个佐助?还是,怜爱等不到的你自己?”


“幸福这种事,逞强的话,就溜走了哦?”


井野解开了了自己新买的连衣裙第一颗纽扣,满意地拢了拢头发,转身给小樱抛了个媚眼,“所以,把握你身边的幸福吧!”


 看着好友登着高跟鞋娉婷离开的背影,小樱抱着膝盖,注视着自己脚趾上剥落得所剩无几的深色指甲油。


看的心烦,直接揽过白大褂遮住了自己白皙的小腿,搁在对面椅子上。


已经过了二十岁,很多事,比起从前,某些娇气软弱,或者说期待浪漫的地方早已如同指甲油一般剥落了许多。


毕竟,她肩负着不只是一个女孩子普通的责任。


说来可笑,她甚至开始有些理解佐助了。


比起飘渺的爱情,她应该存在在更需要她的地方。


佐助亦如是。


他追逐的是更大的,更虚无的东西。


尽管她努力想看到,但是并无她置喙的地方。


如果是从前的考试,她从来都是自信自己可以获得满分答卷。


可长大之后,再无对错,只分选择。


“有些事,始终是勉强不来的吧。”


“卡卡西……老师。”




04


窗外夜幕低垂,不远处的街上似乎热闹了起来。


好像鸣人终于主动约到了雏田,井野也一如既往坦率地约到了佐井。


“真好啊……”成双入对的。


叹了口气。


 


对着厚厚的文籍盯了好一会儿,早已像不认得平假名了一般。随着蝇头小字在视野里逐渐模糊,春野樱感觉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游走


“通过徒手或机械装置使空气有节律地进入肺内,然后利用胸廓和肺组织的弹性回缩力使进入肺内的气体呼出……”


“周而复始……”


“俯卧压背法、仰卧压胸法,但以口对口吹气式……”


口对口,


她不禁想起来曾经卡卡西老师受重伤时候,她第一次做人工呼吸的时候。


那时卡卡西老师浑身是血,撕开外衣的时候,左肩早已血肉模糊,依稀能看胸膛只有微微起伏,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


心脏按压只会加速血液流动,导致失血更加严重。


她也没多想,直接深吸一口气低下了头。


因为是第一次做人工呼吸,生怕漏了一丝空气,她用力地紧紧对着卡卡西的嘴唇。


嘴唇……


嘴角上翘,唇珠饱满。


不同于想象中和猿飞阿斯玛老师的粗犷,男人面罩下的五官甚至还带着一丝能和少年比肩的清秀。


我靠……自己这是对着卡卡西都能想入非非……


小樱陡然被自己的想法臊红了脸,赶紧拍了拍撑得发痛的脸,让自己回过神来。


“哟,我可爱的学生还在加班呀。”


身后熟悉的男声让春野樱顿时感觉如坐针毡,电流般的感觉瞬间让自己醒了一半。


回头一看,在经常喜欢出现的窗边,身长玉立的老师居然换上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夏季浴衣和灰色长褂。


浴衣是和他一头银发很称的群青色。细密地纹上了暗部的图样,可惜的是依然带上了面罩,除了修长的身高和隐约的纤细线条,全身上下捂的严严实实的。


“是卡卡西老师呀…… 出来放松都带着面罩嘛,真没劲。”


 看着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手边是早已没了热气的红豆汤。


卡卡西皱了皱眉,“加班也不能这么虐待自己吧。”


“有什么关系。”樱嘟囔着,赶紧放下自己之前挂在旁边椅子上的赤足,穿上拖鞋。


若有似无地扫过女生小巧的脚踝,卡卡西笑眯眯地从背后拎出来一只早已被视为吉祥物的半遮脸狐狸面具


“这位可爱小姐,下班了的话愿意赏脸和在下约个会吗?”



评论

热度(55)

  1. 咸鱼今天翻面了吗苏噶🍬 转载了此文字
    卡樱啊!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