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从前的我(十九)

Chris:

HP同人,斯内普X赫敏,不喜勿入


一个赫敏回到过去拯救世界(拯救教授)的故事


All belong to J.K. Rowling.


——————————————————————




Chapter 19




    “抱歉,我必须质疑,作为一个凤凰社成员来说,斯内普跟某些食死徒走得太近了。”


    当邓布利多在凤凰社的集会上宣布斯内普成为凤凰社成员时,詹姆立刻提出了质疑。赫敏环顾一周,发现不只詹姆,在场很多人看向斯内普的目光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不信任,就连隆巴顿夫妇这样友善的人也对斯内普怀有戒备。


    斯内普脸色铁青,薄唇抿成一条线,像是在压抑着怒火,然而他双手背在身后,站得笔直,下巴倨傲地扬起,似乎没有任何要争辩或是解释的意思。


    赫敏为他过高的自尊心感到头疼,正想为他说点什么,就听见邓布利多说:“斯内普先生有一些特殊的任务需要接近食死徒,但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抓捕食死徒的时候遇到斯内普,还要考虑放过他?”小天狼星半开玩笑地说。


    “前提是你有本事抓住我。”斯内普毫不示弱。


    小天狼星被他激得想要回击,卢平及时按住了他,率先表态道:“我相信邓布利多的判断。”


    “我也认为西弗勒斯值得信任。”莉莉站出来说。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对彼此表露了身份,为了生存,我们必须互相信任。”穆迪一锤定音。


    集会结束后,凤凰社成员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起轻松的话题,战争中的一致立场让他们建立起特殊的友谊。只有斯内普一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没有与任何人交谈的打算。赫敏连忙上去拉住他的手,低声说:“我有话要跟邓布利多说,很快,等我。”


    这一幕被马琳·麦金农看到,她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然后冲他们暧昧地一笑,转身找多卡斯·梅多斯去了。


    斯内普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背在身后,表情有些僵硬。


    赫敏却没有丝毫不自在,她对斯内普重复了一遍“等我”,然后转身去找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刚好跟穆迪聊完,赫敏顺利找到机会与他单独交谈。


    “教授,我注意到蒙顿格斯·弗莱奇没有参加今天的集会。”这令赫敏有些在意。


    “他应该来的,但没有出现。”邓布利多也有些忧心,“也许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上次在翻倒巷,我感觉他有点不对劲。他好像很急于让我相信那枚戒指是假的。”赫敏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可是她想不通,如果蒙顿格斯不想让她看到那枚戒指,又为什么要告诉他们那枚戒指的消息呢?


    邓布利多思忖片刻,沉声说:“我会尽快找到他的。”


    和邓布利多聊完后,赫敏立刻看向斯内普的方向,却发现斯内普已经不见了,显然是丢下她先走了。赫敏在心中咒骂一声,追了出去,连莉莉叫她都顾不上了。她们已经有一阵子没见了,她原打算趁这次集会和莉莉好好聊聊的,赫敏默默将这笔账记在斯内普头上。


    斯内普没有走远,赫敏追出去就看见他一个人走在霍格莫德通往霍格沃茨的林荫道上。初夏的来临令这条小道变成郁郁葱葱的绿色,道旁的野花悄然开放,带来一丝清香。然而这远不能平息赫敏的怒火,她追上去质问斯内普:


    “为什么先走?”


    “难道我要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吗?”


    “你可以说你在等我。”


    “你确定要让他们知道?”斯内普不无讽刺地说,“他们的朋友迷上了他们的眼中钉。”


    “不是迷上了,是爱上了。”


    斯内普停下脚步,认真地看向赫敏,说:“在目睹了你的朋友们是怎么看我的之后,我想你应该好好考虑是否要撤回刚才的发言。”


    “我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们怎么看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你确实是个混蛋。”赫敏仰头直视着斯内普,“如果你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我发誓我会当众吻你,然后告诉所有人我中了斯内普教授的迷情剂,除了你,无人可解!”


    斯内普眼睛里的冷硬慢慢融化了,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他忽然转身,大步朝前走去。


    捕捉到斯内普的窘迫,赫敏唇角露出一个笑意。她快步跟上,觉得连路旁的灌木丛都可爱了许多。


    “我没想到邓布利多会让你来参加凤凰社的集会。”赫敏一边走一边说。雷古勒斯就从未参加过凤凰社的集会,作为间谍,身份显然越少人知道越好。凤凰社的成员中难保有人泄密,尤其是彼得的在场令赫敏心有疑虑。


    斯内普立刻明白了赫敏话里的意思,他平静地说:“就算有人泄密也无所谓。黑魔王知道我加入了凤凰社,他以为我在给他当间谍。”


    “他为什么信任你?”


    “他不信任任何人。”


    “我的意思是说,他凭什么认为你在为他工作而不是为凤凰社?”


    斯内普停顿了两秒,说:“我给他看了点我和波特以及布莱克之间愉快的记忆。”


    赫敏不难想象那是怎样的记忆。五年级时,她听哈利说过那些他不小心看到的记忆。当时斯内普勃然大怒,那显然是他内心深处不愿让任何人触碰的耻辱。而现在,为了博取伏地魔的信任,他牺牲了他的自尊,他最为看重的自尊。


    其实赫敏很想问,邓布利多又是靠什么确认他在为凤凰社工作,但她最终没有问出口。她担心那样会让斯内普以为她不信任他。事实上,她也确实犹豫过。因为在她所经历的未来,一开始所有人也以为斯内普在为凤凰社工作,可最后他背叛了,他杀了邓布利多。赫敏至今仍不知道斯内普为什么背叛。但现在她已不再担心历史会重演。那晚之后,她想明白了很多——他们相爱了,这难道不就是赫敏·格兰杰和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历史中最伟大的变化吗?




    又是一个霍格莫德开放日,学生们都涌向了霍格莫德,城堡又一次迎来了安静。赫敏没有像往常那样选择一本书来陪伴自己一个下午,而是跟斯内普一起去了温室。斯内普需要一些曼德拉草根的汁液来熬制他的复方解毒剂,而斯普劳特教授因为斯内普最近狠狠地给赫奇帕奇扣了几次学院分而不肯给他。于是斯内普只好自己采集。


    曼德拉草根长得像婴儿一样,从土里拔出来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致人晕厥,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致命。斯内普戴上耳罩,然后又抓起一个毛绒绒的耳罩准备给赫敏套上。赫敏比他矮一头,她甚至不需要低头就能让斯内普顺利帮自己戴上耳罩,但她那恼人的头发显然不愿意这样乖乖地被压住,它们中的一些倔强地飞到她脸上,弄得她的脸颊和鼻尖痒痒的。赫敏伸手去拨,却因为手上戴着手套拨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斯内普伸出手,帮她把那些头发拨到耳后。他的手指凉凉的,拂过赫敏的脸颊和耳垂,却像是带了火一般,令赫敏感觉双颊发烫。


    温室里除了他们没有别人,为了防止有人在他们拔草时意外闯入、被曼德拉草根的尖叫声震晕,他们还特意在门口挂上了警示牌。戴上耳罩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虽然像婴儿一样皱成一团的曼德拉草根看上去有些恶心,但赫敏心里却有些留恋这样的时光——她和斯内普待在安静的空间里,无言工作着,不需要说话也能默契地配合,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想法,整个世界只剩这一个空间,外面的纷扰、战争,在这一刻都不存在了。


    然而这样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没过多久,赫敏就注意到温室外有个赫奇帕奇的学生隔着玻璃朝她打手势,示意她出去。


    赫敏走出去,摘下耳罩,问:“什么事?”


    那个长着一张圆脸的学生显然被他们挂的警示牌吓住了,他飞快地说:“邓布利多教授请您去趟猪头酒吧。”说完,转身跑了。


    赫敏朝温室里的斯内普比了个手势,示意她要离开一下,然后放下耳罩和手套,拍拍身上的泥土,朝猪头酒吧走去。


    赫敏来到猪头酒吧时,酒吧里有三四个学生正在兴奋地讨论着什么,赫敏听见他们说起“翻倒巷”、“蜘蛛”什么的,像是在讨论一场大冒险。这几个男孩显然不希望别人听见他们的讨论,所以选择了客人稀少的猪头酒吧。赫敏对他们的冒险没什么兴趣,跟随阿不福思的指引来到酒吧后面的起居室。


    赫敏一进门就听见一阵嘶哑的哽咽,然后她看见邓布利多站在起居室中央,在他对面是坐在椅子上的蒙顿格斯·弗莱奇,哽咽声就是他发出的。他看上去比平时更加邋遢,胡茬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修理了,眼睛里布满血丝,浑身散发着酒气。


    赫敏微微皱眉,在看到他左手上戴着的戒指的瞬间,赫敏浑身僵住了。她猛地转头看向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脸上的表情很严峻。


    赫敏再回头去看蒙顿格斯的左手,那只手干枯发黑,像是被烧焦了一般,和蒙顿格斯肿胀的右手形成鲜明对比。他手上的那枚黑宝石戒指显然就是伏地魔的魂器。


    “蒙顿格斯,现在你可以把它取下来交给我了吧?”邓布利多说。


    蒙顿格斯眼神呆滞,口中喃喃道:“不,这是复活石,我不会死的。”


    “这块复活石帮不了你。”邓布利多温和而坚定地说,“它被附上了十分邪恶的魔法,不仅不能让人复生,反而会夺去人的性命。你知道的,它就戴在你手上,是它让你的手变成了这样。”


    蒙顿格斯绝望地抱住自己的头,然后猛地一吸鼻子,用颤抖的右手把那枚戒指从自己的左手上取下,交给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握住他的手,说:“我已经帮你把恶咒困在这只手里了,你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还剩多久?”蒙顿格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邓布利多口气沉重:“一年。”


    蒙顿格斯的眼神从绝望慢慢变成空虚,他木然发了一会儿呆,忽然露出了他惯常的那种歪笑:“我得去喝一杯。火焰威士忌,没错,那是最好的。”


    蒙顿格斯去找阿不福思要酒去了,屋子里只剩下赫敏和邓布利多两个人,非要算的话还有墙上的一幅画像,画像中的金发少女始终在画框中静静地旁观着这一切。画像的后面就是通往霍格沃茨的密道,赫敏曾经跟随邓布利多走过几次。


    “你的直觉是对的,”邓布利多惦着手中的戒指,对赫敏说,“蒙顿格斯骗了我们,他在莱斯特那里看到的就是这枚戒指。”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通知他们戒指的消息,然后又欺骗他们?


    “出于贪欲。”邓布利多叹了口气,“莱斯特不识货,但蒙顿格斯认出了戒指上的佩弗利尔纹章,推断出这上面的石头就是复活石。他知道这枚戒指的价值,想据为己有。”


    “教授,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佩弗利尔纹章到底是什么?”赫敏说出了埋藏在自己心底已久的问题。未来的邓布利多去世前曾留给她一本书,上面就有这个由一个圆形、一个三角形和一条直线构成的奇怪图案,她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就来到了这个时空。


    “这代表着三样死亡圣器。”邓布利多把戒指给她看,“圆形代表复活石,三角形代表隐形斗篷,而直线代表我手中的这根老魔杖。它们最初为佩弗利尔兄弟所有,所以这个图案又被叫做佩弗利尔纹章。传说中死亡圣器能战胜死神,可蒙顿格斯恰恰就是被它带到了死神面前。伏地魔把戒指做成魂器的时候附上了恶咒,任何戴上它的人都会被恶咒侵蚀。虽然我想办法把恶咒困在蒙顿格斯的左手里,但他也只剩下一年可活了。”


    “如果他不戴上戒指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赫敏轻声说,心中为蒙顿格斯感到一丝悲哀。


    “我无法指责蒙顿格斯,任何人在欲望面前都是脆弱的。”邓布利多与画像中的金发少女对视,“如果是我先找到这枚戒指,面对传说中能够使人死而复生的复活石,恐怕也会忍不住戴上它。那样的话,雷古勒斯就不用为完不成伏地魔交给他的任务而烦恼了。”


    赫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邓布利多的意思是如果戴上戒指的是他、如果只剩一年可活的是他,他就可以让雷古勒斯杀掉他去完成任务,取得伏地魔的信任。


    戴上戒指的邓布利多,只剩一年可活的邓布利多……


    赫敏的脑海里突然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她突然窥见了邓布利多死亡的另一种可能!如果邓布利多本来就只剩一年可活,如果斯内普杀掉邓布利多是为了取得伏地魔的信任,如果一切都是一场戏!那意味着,那意味着……


    他们都错怪斯内普了。


    赫敏的心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揪住,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她对邓布利多匆匆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夺门而出,向霍格沃茨跑去。


    险些撞到的人、学生们诧异的眼光,赫敏此刻通通顾不上了。风从她的耳边掠过,让她的眼泪还来不及落下就被吹散。她有点悔恨,自己没有早点看清真相,又有点心酸,想到斯内普被所有人唾骂。她此刻甚至有点希望这不是真相,她宁愿相信那个斯内普是真的背叛了凤凰社,但是在内心深处,她知道她刚刚发现的才是真相。邓布利多只剩一年可活了,却没有告诉任何人,斯内普为凤凰社效忠了那么多年,却突然杀了邓布利多,她不相信这只是巧合。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之后并没有泄露凤凰社总部的位置,格里莫广场始终是安全的,因此她和哈利、罗恩才得以在霍格沃茨之外找到一个栖身之所。他们从没有仔细想过原因,他们还曾经调侃那是因为斯内普是个懦夫,不敢来格里莫广场。真是太可笑了!


    斯内普是她见过的最勇敢的人。他勇敢地一个人默默背负起一切,勇敢地面对全世界的指责。


    此刻,赫敏只想投入斯内普的怀中,去拥抱他,感受他,爱他,在他如此孤独的时刻,她后悔没有早点看清他。


    她顾不得戴上耳罩,就冲进了温室。斯内普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朝他飞奔而来,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她结结实实地抱住。


    赫敏的眼泪都流进了斯内普的衣襟里,但她的嘴角是带着笑的。她庆幸这一个自己选择了信任他,庆幸自己义无反顾地爱上他。


    “你是如此勇敢。”赫敏埋头在斯内普的怀中说。


    斯内普戴着耳罩,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但那都不重要了,他能感受到怀中这个女孩对自己的爱。他张开手臂,默默地将她包裹在怀中。


    他宁愿与全世界对抗,只要能为她提供一片宁静的港湾。




——TBC——




为蒙顿格斯默哀。我说要搞事情是说我要杀死蒙顿格斯了。我尽量不像罗琳阿姨那样大开杀戒,相比之下,我觉得我写的更像童话,尤其是在了解了罗琳阿姨对老邓身世的暗黑设定之后。


赫敏对斯内普说的最后那句话“You are so brave”,我犹豫过,是不是直接用英文写,包括上一章的“Always”也是,但因为这篇文一开始的设定就是用全中文,甚至还刻意带上一点翻译腔,所以保持了下来。后面还有这样的決めセリフ(关键台词),大家觉得用中文好还是英文好?


就算你们说要用日文我也满足你们,笑~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