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卡櫻】Mrs.astronaut(01-02)

卡樱~

Essa:

*最後的摸魚,考前的掙扎(


*終於寫了這對cp,唉




(一)




“你認為,成為一名太空員,最需要的是什麼?”


“必須要有物理學或生物學相關的學位,還需要……”


“等等……櫻,停下。這些都是次要的。”男人搔了搔頭,有些無奈地看著女孩:“我是問,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


女孩不假思索:“一顆清醒的腦袋。”


男人失笑:“很像櫻會說的話呢。”


“難道不是嗎?”


“在那之前,太空員最需要的,是一顆能夠忍受孤獨的心哦。”




(二)




宇宙號成功返航。


甫一下艙,春野櫻立即被擁入一個熱情的懷抱。她瞇了瞇眼適應著過亮的光線,剛從一場沈睡中甦醒,全身的感官都變得遲鈍起來。


山中井野朝著她的腦門狠狠親了一口,被春野櫻嫌棄的擋了開:“你幹嘛啊?我已經好久沒洗臉了。”


女人聽聞,登時放開了她,豪不客氣的當著她的面奮力用手臂擦拭嘴巴:“我的天,難怪你渾身散發著一股可怕的味道!”


她聳了聳肩,不置可否:“你以為太空人很好當嗎?”


“雖然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山中井野看了看一臉倦容的好友,“不過,就先這樣吧。給你一個小時整頓一下,待會要接受採訪。”


噢,饒了她吧。


春野櫻在心底哀嚎一聲,用手抹了一把臉。




歷時三年的火星之旅終於結束了。包括她,一共六個人在三年前被送入這個狹小的太空艙裡,進行火星探勘行動。


身為艙裡唯一一名擁有執照的營養師,除了照顧每個成員的身體健康外,還得時刻監控每個人的熱量攝取。


這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每個人的生理時鐘大不相同,食物的攝取量也不一致。尤其當你的搭檔又是一個極為偏食、厭惡蔬菜到一見到綠色就忍不住犯暈的傢伙時,即便你有多少的耐心,總有一天都將被消磨殆盡。


一開始春野櫻還能好言相勸,直到她發現這個方法無法奏效之後,便決定使用更加簡單粗暴的方法——


“鳴人,如果你現在不吃下這包菠菜,就做好一整週都吃蔬菜餐的覺悟吧。”


原本還鬼哭狼嚎著的少年瞬間閉嘴,一口吞掉了眼前的菠菜。


當然,除了這些意外的小插曲,她更常面對的是一堆發著奇怪信號燈的面板。即便她的身份是醫師,也必須要學習如何操縱與修復太空船,以避免意外發生時連緊急應對都做不了。




她稍微將凌亂的短髮收整於耳後。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她洗一個久違的澡以及睡上幾分鐘的好眠。


可是現在,她只是單純的什麼也不想做。頭皮傳出清晰可聞的油耗味,久未梳理的眉竄出許多橫長的細毛,春野櫻唯一正在做的卻不是改善自己糟糕的面容,而是雙目失焦、開始發起呆來。


她任由自己陷進柔軟的沙發,碧綠的眼珠盯住天花板上沈默的燈泡。熟悉的黑暗讓她感到安心。


這讓她回想起那些在太空裡的日子。


好像一閉上眼,又會回到那片沒有任何光輝的混沌黑暗中。周圍任何一絲光都沒有,就連滋滋作響的機械運轉聲也消失,只剩下自己沈重的呼吸聲,一下、一下,如同旋律中極為規律的鼓點。




“櫻,聽的見我說話嗎?別睡著。”


男人的聲音穿透太空衣,傳達到無線電中。


她聽見自己回應道:“陪我說說話吧,卡卡西前輩。”


“你想聽什麼?”


櫻想了想:“我想聽前輩您的故事。”


“那都是些陳麻爛谷的舊事,不聽也罷。”


“既然您不說,我要睡了。”


“喂喂,還真是,十足任性的小鬼呀……”




她不知道為何自己要突然想起這些,也不知道追溯這些過去到底存在著什麼意義。


每當結束一次長途的太空之旅,春野櫻便會習慣性的回想起十六歲那一年,自己初次踏入真正的太空梭的時刻。


那時候的她還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傢伙。只知道在前輩們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還常常因為不習慣無重力的生活鬧出許多笑料。


然而男人從不會嘲笑她,他總是用一種很溫和的嗓音說,沒事的,畢竟小櫻是第一次上太空嘛。




⋯⋯說到底,都是您的縱容導致了一切啊。卡卡西前輩。



因為啊,您是知道的吧。並不是所有的錯誤都能用一句“第一次”就能輕易弭平的。

评论

热度(13)

  1. 咸鱼今天翻面了吗荔子子子子 转载了此文字
    卡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