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从前的我(十八)

Chris:

HP同人,斯内普X赫敏,不喜勿入


一个赫敏回到过去拯救世界(拯救教授)的故事


All belong to J.K. Rowling.


——————————————————————




Chapter 18




    浓重的乌云昏沉沉的,让原本就晦暗不明的翻倒巷变得更加阴暗。淅淅沥沥的小雨透着森森的寒气,落在路面上,形成一个个肮脏的水坑。赫敏披着黑色的斗篷,低着头踽踽独行。周围偶尔有行人经过,也和她一样,藏在暗色的斗篷下,遮住了容貌。这是鱼龙混杂的翻倒巷,没有人会去多管闲事。巷子里的商店和对角巷完全不同,在昏暗的烛火的映照下,橱窗里的人头骨、黑蜘蛛以及枯萎蜡黄的人手,散发出神秘而危险的气息。


    赫敏此行是为了确认最近出现在黑市上的一枚戒指是不是他们要找的魂器。不久前,蒙顿格斯·弗莱奇通知邓布利多,一个叫莱斯特的古董贩子要出手一枚黑宝石戒指,上面有佩弗利尔纹章,听起来和他们要找的很像。虽然赫敏不认为伏地魔会随便把自己的魂器扔在什么地方、被人发现流入黑市,但慎重起见,赫敏和邓布利多商议后还是决定亲自来看看。


    赫敏和蒙顿格斯约好在博金-博克后门的小巷子里见,然后一起去找莱斯特。她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这里,却不见蒙顿格斯的影子。面前这条狭长僻静的小巷空荡荡的,尽头是死路,如果在这里被人围追堵截,连逃跑的退路都没有。赫敏不禁有些担心,她举起魔杖,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释放了两个咒立停,没有反应,看上去没有埋伏。在她右侧,是博金-博克的后门,门口堆着几个大橡木桶,几乎快把门都堵死了,看来这个后门并不常用。赫敏给自己施了个幻身咒,然后躲在橡木桶后,望着巷口的方向,等待蒙顿格斯的出现。


    雨水渐渐把赫敏的斗篷浸湿了,一股寒气往赫敏的衣服里钻,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蒙顿格斯一直没有出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赫敏越来越担心。虽然在她眼中蒙顿格斯是个完全靠不住的小偷,但他毕竟是凤凰社的成员,赫敏有点担心他迟迟不出现是因为遭遇了什么危险,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他说的那枚戒指真的是他们要找的魂器。


    就在赫敏考虑要采取点什么行动时,巷口传来了脚步声。蒙顿格斯那矮胖的身影出现在巷口,他微微喘着气,四下张望着,低声叫:“格兰杰小姐?”


    “原形立现!”


    赫敏的咒语一闪而过。蒙顿格斯被吓了一跳,立刻举起双手喊道:“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蒙顿格斯被咒语打中后并没有什么变化,赫敏现身出来,狐疑地看着他:“蒙顿格斯?”


    “是我,是我。”蒙顿格斯连忙说。


    “你迟到了。”


    “我在酒馆碰到莱斯特,”蒙顿格斯擦了擦头上的雨水,“他给我看了他的戒指。”


    “你看到那枚戒指了?”


    “是的,可惜是假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蒙顿格斯耸耸肩。


    “假的?”


    “是的。莱斯特那个老家伙骗人说那是他在汉格顿找到的宝贝,其实是他自己伪造的赝品。”


    “你确定?”


    蒙顿格斯咧嘴一笑,露出他那参差不齐的黄牙:“小姐,我开始倒卖古董的时候你大概还没出生呢,东西是不是赝品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老家伙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走吧,我请你喝一杯,不让你白跑这一趟。”


    “不用了,我得走了。”赫敏拒绝了蒙顿格斯的邀请,带上兜帽,走出了小巷。


    雨已经停了,但天空没有放晴,天色依然昏暗。赫敏走过夜莺酒馆的时候看到斯内普和埃弗里从里面出来,转进了旁边的巷子里。赫敏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拉低自己的兜帽,只犹豫了三秒钟,就决定跟上去。


    然而这三秒的犹豫让她跟丢了他们,等她来到巷子里的时候,斯内普和埃弗里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条巷子很长,和刚才的死巷不同,越往里走有越多岔路。就在赫敏犹豫要不要继续的时候,她被一股力量推到了墙上。


    “你那格兰芬多式的好奇心迟早会毁了你。”斯内普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她的视线被兜帽挡住,看不见斯内普的脸,只能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很近的地方,巫师袍下摆被雨水沾湿了。赫敏抬手想摘掉兜帽,却碰到了斯内普撑在墙壁上的手。斯内普猛地收回手,退开一步。赫敏抬起头,接上斯内普居高临下的视线,有一刹那,她竟然觉得那视线带着温度,在这冰冷的空气里显得格外灼热。


    然而斯内普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冰冷:“跟踪食死徒并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你很可能已经成为他们的目标了。”


    “可你不是食死徒。”赫敏镇定地说。


    “也许很快就会是了。”


    赫敏微微蹙眉,盯着斯内普,问:“什么意思?”


    斯内普在她的逼视下似乎有些不自在,他移开视线,用平板无波的语气说:“埃弗里告诉我黑魔王很赏识我,想拉我入伙。”


    赫敏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她认真地说:“我希望你拒绝了。”


    斯内普重新看向她,嘴角一勾,扯出一个讥讽的笑,然后说:“可是我们亲爱的校长希望我答应。”


    “你是说邓布利多希望你成为食死徒?”赫敏一惊,随即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他当然有理由。雷古勒斯已经不被信任了,他急需一个新间谍为他卖命。”


    赫敏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迟疑着开口:“你是说,邓布利多想让你打入食死徒内部为我们当间谍?”


    自嘲地笑容在斯内普脸上定格:“很不幸,这个时代最强大的两个巫师似乎都在我身上看到了间谍的潜质。”




    霍格沃茨魁地奇杯的决赛伴随着五月的来临拉开了帷幕。今年的决赛在斯莱特林与拉文克劳之间上演,整个魁地奇球场都陷入了绿色与蓝色的海洋之中。赫敏坐在教授席上,远远看到有几个拉文克劳的学生把帽尖做成了鹰头的样子,时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鹰啸,这让她想起卢娜戴过的那个狮头帽。


    “告诉我,二十年后的孩子们依然如此为魁地奇疯狂吗?”赫敏身边的邓布利多凑过来问。


    赫敏会心一笑:“只会比这更疯狂。”


    比赛开始,拉文克劳的球员率先登场,他们排着整齐的三角阵型,像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掠过魁地奇球场的上空,引起观众们的阵阵欢呼。


    “接下来上场的是斯莱特林球队!”解说员的声音传来,“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是二年级的菲比·格林格拉斯,这是她第一次上场比赛。在本赛季为斯莱特林球队立下大功的找球手雷古勒斯·布莱克决赛没有上场……”


    赫敏诧异地看向邓布利多,邓布利多说:“他被召唤了。”


    赫敏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按照他们的计划,雷古勒斯应该会报告伏地魔,自己在邓布利多的糖果里下了毒,但糖果被凤凰福克斯吃了,凤凰涅槃重生,刺杀失败。雷古勒斯几乎是不可避免地会被伏地魔惩罚,也许是钻心咒,也许是其他什么咒语,她只希望不会是死咒。


    “有件事情我想有必要提醒你。”邓布利多的声音在一片喧闹声中传来,“除了我以外,你也成了伏地魔的目标。上次行动让他注意到了你,你以后要更加小心。”


    “我会的。”顿了顿,赫敏忍不住问,“西弗勒斯告诉我,您希望他加入食死徒为我们当间谍,是真的吗?”


    邓布利多转头看向她,眼神有些复杂:“是的。请原谅我这么说,但西弗勒斯是个天才的间谍。他不仅拥有强大的魔法,而且拥有冷静的头脑和敏锐的洞察力。伏地魔大概也从上次的事情中发现了这一点,他想让西弗勒斯成为他的间谍,所以我将计就计把西弗勒斯送到他身边。”


    赫敏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回过头,发现斯内普不在!斯莱特林的决赛,他竟然不在,而她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他和雷古勒斯一起去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嘭!


    拉文克劳的追球手被斯莱特林的击球手打过来的游走球撞落了扫帚,朝地面摔去,赫敏看着这一幕在她眼前发生,只感觉自己的心也随之沉沉地坠下去。


    


    虽然拉文克劳的追球手从扫帚上摔了下去,但拉文克劳还是赢得了这一年的魁地奇杯,整个拉文克劳都陷入狂欢之中,今夜无眠。


    赫敏也睡不着,她抱着双臂站在窗边,看着夜空中的满月发呆。她想起了卢平;想起一年多前的那个满月之夜,她在禁林里对斯内普说“我希望你永远不会是食死徒”;想起也是在这样一个满月之夜,她意外地来到这个世界。她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想起父母送给她的那本童话故事集,想起给自己送来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的那只猫头鹰,然后她想起自己的第一堂魔药课,她高举着手想要回答斯内普教授提出的问题,可是他无视了她,那是她遇到的第一个不喜欢她的老师,为此,她躲在盥洗室里哭了好久。


    终于,在皎洁的月色下,出现了两个人影,朝着城堡而来。虽然她看不清,但她知道那一定是西弗勒斯和雷古勒斯。等他们走近,赫敏才发现雷古勒斯的手臂搭在斯内普的肩膀上,几乎是靠斯内普支撑着在走。她跑下楼,在楼梯口遇到他们,斯内普看见她,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简短地说:“去医疗翼。”


    他们扶着雷古勒斯来到医疗翼,赫敏要去找庞弗雷夫人,被斯内普制止了。


    “去我办公室,把储物柜第二层左手边的第一个瓶子取来。口令是,”斯内普停顿了一秒,看了一眼赫敏,才说,“潘多拉的盒子。”


    赫敏一愣。斯内普已经转过身去照料雷古勒斯,于是她不再耽搁,朝斯内普的办公室跑去。


    等她回来的时候,雷古勒斯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然而他还是无意识地呻吟着,仿佛正被无尽的痛苦折磨。隔壁床位的那位拉文克劳追球手大概喝了无梦药水,睡得很沉,并没有被他们吵醒。


    斯内普喂雷古勒斯喝下瓶子里的药水,赫敏正要说话,斯内普却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出去说。


    他们来到医疗翼外的走廊,四下幽静无人,只有月亮悄悄洒落一片温柔的光辉。


    “是钻心咒。”斯内普说,“不严重,黑魔王只是想惩罚他一下,没有再提刺杀的事。我猜黑魔王原本就没指望他能成功,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那你呢?”


    “我?”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斯内普沉默了半晌,慢慢解开左袖的扣子,挽起衣袖,露出手臂上的黑魔标记。他的手臂修长劲瘦,皮肤很白,在月光的映照下美得好像雕塑一般。然而那狰狞的黑色标记在上面肆虐着,仿佛要将它染指的每一寸肌肤吞噬。


    眼前的这一切让赫敏鼻头泛酸,泪水涌上眼底。她情不自禁地握住他的手,靠近了一步,低头盯着他手臂。这只手,曾带她幻影移形,度过一个宁静美好的圣诞夜;这只手,曾带她步入舞池,伴着音乐翩翩起舞;这只手,曾将她从危险的边缘拉回,让她确信他站在她这边。这只手上不该出现这样邪恶可怕的记号,不该,不该。


    抑制不住的泪水从赫敏的眼眶掉落,打在斯内普的黑魔标记上,一滴,两滴。斯内普像是被她的泪水烫伤了一般,猛地抽回手,将自己的衣袖放下来,遮住那道丑陋的标记。


    “我本以为我可以拦住你,不让你成为食死徒。”赫敏喃喃道。


    “让你失望了。”斯内普的声音近乎冷酷,“留着你的眼泪去感化下一个人吧。”


    “下一个人?”赫敏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斯内普,更多的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你以为我做那么多只是为了让世界上少一个食死徒吗?”


    “难道不是吗?”


    “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我为什么偏偏要拦住你?!”赫敏用哽咽的嗓子朝他吼道,“你冷漠、自私、无情、令人讨厌!我为什么要在意你是不是食死徒?!如果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了你!你这个愚蠢的……愚蠢的……混蛋!”


    赫敏满眼都是泪水,她看不清此刻斯内普的表情,也根本无心去看。她的心跳得飞快,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很久没体验过这种失控的感觉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想大哭一场,发泄自己的泪水。


    突然,她感觉自己被抱住了,斯内普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略带干涩的唇碰到她的脸,吻去她脸上的泪珠,一下,两下,温和的,轻柔的。然后,他的唇覆上了她的唇,略带犹豫地停留,但没有离开。她渴望他的气息,这种渴望驱使她仰起脸,闭上眼睛,去感受他的吻。这个吻温柔得不可思议,仿佛怕碰碎了什么,在深情中带着克制,而恰恰是这种克制,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多,令人迷醉,令人沉沦。


    她失败了,她没能改变历史,他终究还是成了食死徒。虽然他是在为凤凰社工作,但她担心后来那些可怕的历史会重演。她不知道他最终会不会走上背叛的道路,但她知道,她会尽一切努力去留住他。


    赫敏伸出手去回抱斯内普,在碰到他左臂的时候听到他发出一声闷哼。新打上的黑魔标记大概很痛,但她没有松手,而是抱紧了他,在他怀中耳语:


    “你会站在我这边吗?”


    “永远。”




——TBC——




大声告诉我教授办公室的口令是什么?


为什么教授不换口令呢?


是因为信任赫敏吗?


不是


只是因为作者懒得想新口令而已


P.S. 下一章作者要搞事情了,但是感觉有点写不动了,心累。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