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今天翻面了吗

从前的我(十七)

Chris:

HP同人,斯内普X赫敏,不喜勿入


一个赫敏回到过去拯救世界(拯救教授)的故事


All belong to J.K. Rowling.


——————————————————————




Chapter 17




    赫敏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在飞,急速地飞,风从她脸上掠过,让她有点想流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飞,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正骑着巴克比克,而哈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坐在她前面,那场景,跟三年级时他们转换时间去救小天狼星时一模一样。突然,她感觉自己开始急速下降,巴克比克朝一片湖面俯冲而去,她跟着一头扎下去,却没有入水,而是降落在一片森林里。巴克比克不见了,哈利也不见了,她四处张望,终于发现哈利和罗恩坐在一堆篝火旁。不知为什么,她知道他们在逃亡,她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那种恐惧。她大声叫他们,他们却好像听不见。忽然,她听见有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她怎么样了?”


    是谁在说话?


    接着,她听到另一个声音响起,是邓布利多:


    “她差点被死咒击中,还好本吉及时给她加了一重防护咒,而多洛霍夫用的不是自己的魔杖,死咒被削弱了,她只是昏了过去。”


    他们在说谁?是在说我吗?多洛霍夫,哦,是的,多洛霍夫对我用了死咒,原来是本吉救了我。


    “还有其他人受伤吗?”


    “詹姆的鼻骨断了,不过没什么大碍;马琳受了点轻伤;比较严重的是多卡斯,卢修斯·马尔福不知对她用了什么咒语,她的眼睛看不见了。莉莉带她去了圣芒戈,希望他们能找到治疗方法。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没有失去任何一个人,而且抓住了罗齐尔。你那边怎么样?”


    “诺特一直没有出现,我跑到迪尔伯恩家去找他,结果发现诺特逃跑了,而真正的迪尔伯恩,牺牲了。”


    赫敏终于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另一个人是穆迪,她拼命想要睁开眼睛,却只打开了一个缝,隐约分辨出这是霍格沃茨的医疗翼,而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显然,有人走漏了消息,他们知道诺特冒充迪尔伯恩的事败露了。”穆迪继续说,“可是,他们既然知道诺特得到的是假消息,为什么还选择在那天夜里去劫狱?”


    “恐怕他们知道得并不确切,因此不想放弃这个机会。”邓布利多缓慢地说,“我对罗齐尔用了点吐真剂,他说是埃弗里在行动前提醒伏地魔,说诺特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


    “埃弗里?他怎么会知道?”


    赫敏听见声音慢慢远去,她想邓布利多和穆迪大概走了。虽然卡拉多克·迪尔伯恩的牺牲让她有些难过,可她还是为其他同伴都活下来而感到欣慰。但埃弗里是怎么知道诺特身份败露的?赫敏努力想要保持大脑清醒,去思考这件事,但终究没能抵抗睡魔的侵袭,她又一次陷入深深的睡眠。


    等赫敏再次醒来,迎接她的是春天温暖的阳光。她的大脑不再混沌,目光也不再模糊。那种钻心的疼痛消失了,她只感觉到四肢无力。她好像有些发烧,一种酸痛的感觉深入骨子里,但那比钻心咒的折磨要轻得多。


    麦格教授第一时间来看她,她的眼神充满怜悯,这让赫敏怀疑自己看上去大概真的很虚弱。


    “我不该让你去的,不,至少我应该跟你们一起去,而不能仅仅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去面对危险。”麦格教授的声音有些哽咽。


    赫敏拉住麦格的手,安慰道:“你当然应该留在这里,邓布利多不在,只有你能保护霍格沃茨的学生们。”


    “谢天谢地本吉的身手够快。我无法想象如果那道可怕的咒语击中你……”


    “都过去了。”赫敏及时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我现在好好的,迫不及待想要回归课堂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在你好起来之前,西弗勒斯会代替你给学生们上课的。”


    “西弗勒斯?”


    “是的。事实上他已经代替你上了好几节课了。你不应该想这些,波比告诉我你还在发烧,你应该好好休息。”


    麦格教授走后,其他同事也相继来探望赫敏,而斯内普却迟迟没有来。赫敏无聊的时候总是想起他,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想见他,好吧,是非常想。为什么他不来探望自己呢?他应该知道她受伤了才对。难道是因为他要兼顾魔药课和黑魔法防御课太忙了?不,她相信以他的能力一定能抽出时间。那他为什么不来?难道他只是不关心?不,赫敏·格兰杰,你不应该再想这些无意义的事了。可是你得承认,在所有这些人中,你最希望他来探望你。在你生病的时候,你最想见的是他。哦,天哪!她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斯内普在她心中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甚至超越了她的所有朋友!


    赫敏不敢再去想这意味着什么。还好莉莉和小天狼星的来信及时拯救了她。莉莉来信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治疗多卡斯·梅多斯的办法,她的眼睛很快就能恢复;詹姆的鼻骨已经复原,可他的眼镜却怎么都没办法修复,他最近正忙着找一副适合的新眼镜。小天狼星也来信问候了她,还提起自己再次搬出布莱克老宅的事,他在信中说:


    “那天晚上我和贝拉交手了,他们都知道我为凤凰社工作。再待在布莱克老宅显然不合适了,我怕他们会因为我而怀疑雷古勒斯。”


    斯内普来探望她的时候,赫敏正在给朋友们写回信。他从未用这么复杂的眼神看过她,她说不清那眼神里包含着多少种情绪。然而斯内普却好像能轻易看穿她在想什么,他说:


    “前天我来过,你睡着了。”


    赫敏下意识地点头,考虑应该说点什么。


    斯内普显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隔了一会儿,他忽然说:“那些学生们的黑魔法防御术简直糟透了。我原以为他们在魔药课上的表现已经够糟了,没想到连黑魔法防御术也学得这么糟糕。毫无希望的一届。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忍受他们的,我一天也忍不下去了。”


    赫敏被他一如既往的毒舌逗笑了:“你为什么就不能老实说你希望我早点恢复健康好回去上课呢?”


    斯内普略带尴尬地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赫敏忍不住打趣道:“为了让伟大的斯内普教授再多受点煎熬,也许我该请求庞弗雷夫人让我在医疗翼多待几天。”


    斯内普挑起左侧的眉毛:“一向正经的格兰杰教授怎么也变得如此刻薄了?”


    “我也不知道,”赫敏笑盈盈地看着他,“也许,是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


    “那么也许,”斯内普用低沉的声音说,“你应该离我远点。”




    没过多久,赫敏就恢复了健康,回到课堂上。她感觉学生们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仿佛充满期待。从前那些调皮捣蛋的把戏都不见了,学生们都变得异常老实,她怀猜想内普替她上课的那段时间让他们经历了魔鬼般的严厉,相比之下,他们终于发现了格兰杰教授的仁慈。


    赫敏回归后在课堂上遇到的第一个麻烦来自于雷古勒斯。当时她正在讲授对付阴尸的办法,而雷古勒斯趁她不注意悄悄用阿拉霍洞开把她关在箱子里的阴尸放了出来,引起一阵恐慌。赫敏费了一番功夫才把那具阴尸重新关回箱子里,然后她故作严厉地对雷古勒斯说:“斯莱特林扣20分,下课后去我办公室关禁闭。”


    赫敏知道雷古勒斯又带来了什么消息,因此她下课后立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等雷古勒斯过来,同时叫库奇去通知邓布利多。


    不一会儿,雷古勒斯来了。他进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如果斯内普教授知道我给斯莱特林扣了这么多分,他恐怕会叫我清理一个星期的坩埚。”


    赫敏回给他一个微笑:“我想他已经知道了。他对斯莱特林学院分的每一次变动都了如指掌。”


    “我真怀疑你当初想出这个联络方法是不是为了给斯莱特林多扣几分。”雷古勒斯开玩笑说。他本来就只比赫敏小两岁,逐渐熟悉之后,他便不再把她当教授对待,而更多把她当成朋友。


    赫敏并不介意这一点,但她很好奇为什么雷古勒斯谈及斯内普的时候却是另一个样子。斯内普同样只比他大两岁,但他却像对待师长那样尊敬他、信任他。赫敏想,从某些方面来讲,斯内普确实是个成功的老师。她自己也当过他的学生,当时他是所有老师中最年轻的,但没有一个人看轻他。那不仅是因为他严厉,更因为他总是很可靠。虽然学生们可能不喜欢他,但他们心里清楚,在面对困境的时候,斯内普教授是可以指望的。


    赫敏和雷古勒斯等了一会儿,邓布利多迟迟没有出现。


    “也许我该先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这样不那么令人尴尬。”雷古勒斯故作轻松地说。


    “你当然可以选择先告诉我,但我不确定你说的尴尬是指什么。”


    “这个消息和邓布利多有关。”


    赫敏等着他继续说下去。雷古勒斯用他的绿眼睛直视着赫敏,说:“黑魔王让我刺杀邓布利多。”


    “什么?!”赫敏感到震惊,“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做?我是说,他为什么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这个命令是贝拉转达给我的。她暗示说这是一个惩罚,”雷古勒斯的声音里带着讽刺,“因为我的哥哥小天狼星违背了纯血家族效忠黑魔王的使命。”


    “他开始怀疑你了?”


    “也许吧。我不知道。”


    赫敏思考片刻,说:“邓布利多应该立刻知道这件事,我们需要尽快想出对策。在那之前,你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可是斯内普教授已经知道了。”雷古勒斯平静地说,“昨晚我出去见贝拉,回来的时候被他发现了。他逼问我去了哪里,我就告诉他了。”


    “你这么信任他?”


    “为什么不呢?”雷古勒斯耸耸肩,“他知道我是食死徒,也知道我为凤凰社效力,他没有向任何人出卖我。相反,他在教我用大脑封闭术保护自己。他是个摄神取念的高手,如果他想,他完全可以从我的脑海里看到我去了哪里、见了谁,说了什么,但他没有,他选择直接问我。所以我想我应该对他坦白。”


    事实上,赫敏也和雷古勒斯一样信任斯内普,只是埃弗里……她在半梦半醒间听到的穆迪和邓布利多的谈话始终在她脑海里盘旋。


    “斯内普教授听完后怎么说?”赫敏问雷古勒斯。


   “他叫我不要轻举妄动。”雷古勒斯温和地一笑,“和你说的一样。”


    这时,库奇突然出现了。她冲雷古勒斯眨眨眼,又对赫敏鞠了一躬,说:“格兰杰教授,库奇按照您的吩咐去找校长先生了,可是他正在办公室跟斯内普教授谈话。”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库奇。”


    库奇又鞠了一躬,“啪”地一声消失了。


    “我想你应该先回去。”赫敏对雷古勒斯说,“我会把这件事转达给邓布利多。我们会尽快想出对策,在此之前,不要——”


    “轻举妄动。”雷古勒斯微笑着接过她的话,起身离开了。他努力让自己显得很镇定,可是他沉重的步伐出卖了他。


    雷古勒斯走后,赫敏开始一个人胡思乱想。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感到似曾相识——伏地魔也曾让德拉科·马尔福刺杀邓布利多,而结果是斯内普代替他完成了任务。她的眼皮开始乱跳,一会儿为雷古勒斯感到担心,一会儿又不免有种可怕的宿命感。她一直以为自己在正确的轨道上让历史朝着正确的方向进展,可是某些事情好像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所左右,在重演或者说是预演。走漏的消息、牺牲的人、冒充的食死徒、多疑的伏地魔,然后是让一个学生刺杀邓布利多这样荒诞的戏码,竟然再次发生了!这种她无法解释的、超出她控制的“巧合”让她感到惶恐,她担心同样的结局会上演。而这次,她在意的不仅是邓布利多的生命,还有斯内普。是的,斯内普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不一样了,她无法忍受他会再次站到她的对立面,她不想失去他,她不能失去他。


    再也忍受不了那种焦虑,赫敏起身向校长办公室跑去。虽然这样很不得体,可此刻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快点见到邓布利多,快点想出化解困境的方法。


    赫敏刚到校长办公室门口,就听见斯内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你觉得黑魔王真的指望雷古勒斯成功吗?这是一个考验!雷古勒斯已经被怀疑了,黑魔王随时都有可能对他使用摄神取念!”


    “我记得,你在教他大脑封闭术。”是邓布利多的声音。


    “他的大脑封闭术还没法抵挡黑魔王。”


    “如果是你呢?你能抵挡吗?”


    停顿了一会儿,她听见斯内普问:“什么意思?”


    邓布利多答非所问:“你知道很多事情,不管是伏地魔那边的,还是我们这边的。”


    “那又怎样?”


    “是你告诉埃弗里,诺特冒充迪尔伯恩的事败露了。”


    邓布利多的语气不带一丝疑问,赫敏的心突地一跳,然后她听见斯内普说:


    “我只是提醒他有这个可能。”


    “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并不知道。”斯内普的语气听起来不像辩解,倒像不屑一顾,“我只是从埃弗里那里听说了摄魂怪的事,觉得像个陷阱。”


    “我不得不说,你的感觉很敏锐。可是,西弗勒斯,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我不站在任何一边。”斯内普的声音很冷淡,“塞巴斯蒂安·埃弗里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着他去送死。”


   “我以为格兰杰教授也是你的朋友。她差点在行动中丧命,”最后几个字邓布利多说得很慢,“因为你泄露了我们的行动。”


    赫敏没有听见斯内普的回答。她呆呆地站在门口,双脚像定住了一般,脑子里千头万绪,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然后,门被打开了,斯内普从里面走出来。四目相对,他们谁都没说话,片刻之后,斯内普移开目光,快步离开了。


    赫敏深吸一口气,走进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邓布利多见到她有些惊讶,但马上恢复了平静:“你都听到了。”


    “是的。”


        “其实如果不是西弗勒斯告诉我们复方汤剂的事,我们也不会那么快识破诺特的伪装,更不会有那次行动。”邓布利多刚才还在严厉地指责斯内普,此刻又好像在替他辩护,“他不想看着朋友踏入陷阱,在这一点上,我无法指责他。毕竟,要在朋友之间做出选择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邓布利多抚摸着凤凰福克斯的羽毛,望向远处,仿佛想起了很久远的事。


    “是的。”赫敏有点不愿意谈这个问题,于是说,“眼下更重要的是雷古勒斯的事。”


    “西弗勒斯都告诉我了,他就是为这件事来的。他希望我想办法把雷古勒斯留在霍格沃茨,保护起来,短时间内不要再让他回伏地魔那边去。”


    “这样等于告诉伏地魔,雷古勒斯叛变了。”


    “是的。他立刻就会发现挂坠盒丢失的事。那样的话,要找到剩下的魂器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他甚至还有可能制作新的魂器。”邓布利多的语气很沉重,“所以,在时机到来之前,雷古勒斯必须冒险继续当一个食死徒。”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赫敏选择去泡一个热水澡。她感到身心俱疲。他们商量好要让雷古勒斯不动声色地“执行”伏地魔交给他的任务,策划几次有惊无险的刺杀行动。当然,他不会成功。他也许会被惩罚,但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除非伏地魔真的发现了什么。她能理解西弗勒斯的担忧,挂坠盒的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他们不知道伏地魔哪天会发现,也许有一天雷古勒斯去见他就再也回不来,他们只能祈祷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为了大局,雷古勒斯必须冒险。赫敏很庆幸邓布利多没有让她去向雷古勒斯解释这一点,而是自己去找他谈。虽然她毫不怀疑雷古勒斯的勇敢,也明白这么做是必须的,但她依然会感到愧疚。


    今天在校长办公室外,她和斯内普四目相接的时候,她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他平时总是把自己的情绪掩饰得那么好,以至于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脸上出现这种表情。其实在内心深处,赫敏并不觉得斯内普亏欠了自己什么,哪怕没有他对埃弗里的“忠告”,她依然可能在与食死徒战斗时受伤。真正让她感到揪心的是,斯内普说他不站在任何一边。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离他那么遥远,她身陷战争,而他冷眼旁观。赫敏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的渴望,她多么希望当自己面对危险的时候,西弗勒斯能站在她旁边,就像莉莉身边永远有詹姆那样。


    


    那之后好几天,赫敏都没见过斯内普,她立刻察觉他在躲着她。直到有一次,赫敏终于在走廊上遇见他。斯内普迎面走来,却好像打定主意要装作没看见她,这让赫敏感到恼怒。她气冲冲地走过去,拦在斯内普面前。


    斯内普瞥了她一眼,选择偏过头,不看她:“我告诉过你,你应该离我远一点。”


    赫敏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了。”


    斯内普不耐烦地挥挥手:“是的,离我远一点,不要再让我知道你们的任何事情。”


    “不,这不是真正的原因。”赫敏勇敢地仰头看着斯内普,“真正的原因是你的懦弱,你害怕面对我,害怕愧疚,害怕选择。”


    “你到底想说什么?”斯内普终于转回头。


    “没有人可以在战争中独善其身。我只是想告诉你,”赫敏深吸了一口气,直视着斯内普的眼睛,“我希望你站在我这边。”




——TBC——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我的套路了。这篇文,我想尽量用原著里面有的梗去推动剧情的发展,比如原著里有小克劳奇用复方汤剂冒充穆迪的梗,这里换成了诺特冒充迪尔伯恩,原著里有老伏派马尔福刺杀老邓的梗,这里照样有,只不过换成了雷古勒斯。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套路,赫敏一边在改变历史,但历史冥冥之中却有某种宿命。


原著中卡拉多克·迪尔伯恩是凤凰社的失踪成员,这里我安排他领便当了,所以接下来会有一个本该死亡的凤凰社成员失踪。


另外,本来这一章我是打算让赫敏更勇往直前地告白的,但是又怕太过,所以还是没让她说出那句话。这篇文写到这里已经很长了,不知道大家觉得节奏怎样,进展会不会太慢、太克制。我需要你们的反馈。



评论

热度(60)